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四字成语 四字成语

贫士是什么意思

zmhk 2024-05-12 人已围观

简介贫士是什么意思       大家好,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对“贫士是什么意思”的理解。为了让大家更深入地了解这个问题,我将相关资料进行了整理,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探讨吧。1.“最是书香能致远,腹有诗书气自华。”是什

贫士是什么意思

       大家好,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对“贫士是什么意思”的理解。为了让大家更深入地了解这个问题,我将相关资料进行了整理,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探讨吧。

1.“最是书香能致远,腹有诗书气自华。”是什么意思?

2.童趣 沈复 求全文翻译及重点词语解释。

3.东郭履\袁安卧\孙康映读\子猷舟\王恭币\苏武餐毡”,都是什么意思?出处?

4.夜无明月花独舞,腹有诗书气自华。 这句话出自哪里,是什么意思?

5.被荷裯之晏晏兮,然潢洋而不可带什么意思

6.五月披羊裘负薪有什么意思,求求求!!!

贫士是什么意思

“最是书香能致远,腹有诗书气自华。”是什么意思?

       “最是书香能致远,腹有诗书气自华”。改自苏轼的《和董传留别》原诗如下: ?

和董传留别

        ?(宋)? 苏轼

       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

       厌伴老儒烹瓠叶,强随举子踏槐花。

       囊空不办寻春马,眼乱行看择婿车。

       得意犹堪夸世俗,诏黄新湿字如鸦。

译文:

       虽然生活当中身上包裹着粗衣劣布,但胸中有学问气质自然光彩夺人。

       不喜欢陪伴着年老的学人一块清谈过“烹瓠叶”那样的苦日子,决定随从举子们参加科举考试。

       虽不能像孟郊那样骑马看花,但却有机会被那“选婿车”包围,让自己眼花缭乱。

       中举仍然可以向世俗之人夸耀,诏书上如鸦的黑字新写着你的名字呢。

注释:

       ⑴董传:字至和,洛阳(今属河南)人,曾在凤翔与苏轼交游,二人感情深厚。

       ⑵粗缯(zēng):粗制的丝织品。大布:古指麻制粗布。《左传·闵公二年》:“卫文公大布之衣,大帛之冠。”杜预注:“大布,粗布。”裹:这里指经历。生涯:人生的境遇和其过程。语本《庄子·养生主》:“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⑶诗书:原指《诗经》和《尚书》,泛指书籍。这里指才华、学识。气:指人的外在精神气色。华:这里指人气质高雅。

       ⑷老儒:对年老学子的称呼。瓠(hù)叶:瓠的叶子,可作菜用。据载,东汉刘昆有学生五百多人,每年春秋两度祭祀,常常准备好各种礼仪并用木瓠的叶子作祭祀品。瓠,葫芦、冬瓜等的总名。

       ⑸强:勉强。举子:指被推荐参加考试的读书人。踏槐花:旧时考试是在秋天举行,夏季槐花黄的时节正在忙于温书应考,故有“槐花黄,举子忙”的谚语。

       ⑹囊空不办:语出《南史?虞玩之传》:“玩之为少府,犹蹑屐造席。高帝取屐亲视之,讹黑斜锐,瓒断以芒接之。问曰:‘卿此屐已几载?’玩之曰:‘初释褐拜征北行佐买之,著已三十年,贫士竟不办易。’”囊空,口袋里空空的,比喻没有钱。寻春马:唐代新科进士有头簪鲜花,骑马踏春的习俗。唐孟郊《登科后》“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即写此事。

       ⑺择婿车:唐代科举风俗,放榜那天,新科进士要在曲江宴会,公卿门阀之家常常装饰车马,前来选婿。这句暗示董传尚未娶妻。

       ⑻得意:即“春风得意”,意谓黄榜得中。

       ⑼诏黄:诏书。因诏书是用黄麻纸书写,故称。字如鸦:常指乱涂或书法拙劣,这里指诏书上写的黑字。语出唐卢仝《示添丁》“忽来案上翻墨汁,涂抹诗书如老鸦”。

赏析:

       此诗称许董传的志向,同时预祝他皇榜得中。全诗巧于用典,蕴藉含蓄。其中“腹有诗书气自华”一句,广为传诵,脍炙人口。

       “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诗一开端,就吟出了流传千古的名句,经典地阐释了读书与个人修养之间的关系。“粗缯大布”,说明董传家贫,穿不起一般读书人穿的绫罗绸缎,同时,也说明董传不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诗人这样描写董传,不是嘲笑他的贫穷,而是真诚地赞美董传宁肯吃得差、穿得差,也要读好书、力求上进的品性。“襄生涯”,形象地把董传的清贫之态描写了出来。尤其是一个“裹”字,极其传神,也极有画面感,生动地刻画出穷人家的男儿在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情况下,依然热爱读书的形象。“腹有诗书”,诗人自己热爱读书,对读书的用途自然理解深刻,所以,这四个字意在说明一个人的高雅气质来自哪里。“气自华”,原来,读书的作用不仅在于占有知识,还在于提升人的精神境界;读书,能够使人脱离低级趣味,养成高雅、脱俗的华丽气质。“气”,即“气质”,是一个人由内及外所表现出来的精神风貌和高雅举止。“华”,是一种只能由自身修养而来的气质,一种无法复制或模仿别人的高责而华美的仪容仪态仪姿,一种让别人一看到你,就会觉得你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而是一个值得尊重的人;这是一种由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这种气质,与金钱和权力没有任何关系,完全是你所掌握的知识把你洗练出来的一种儒雅之气。“自”是全句的重心所在,它强调华美的气质是由自己修炼而来,是你饱读诗书的必然结果,它把“腹有诗书”和“气华”有机地连接在一起了,使得二者互为因果关系,同时进步阐明了一个浅显的道理:无论一个人多么贫穷,只要他刻苦读书、勤奋学习,终将会变得精神熠熠、气质非凡

       “厌伴老儒烹瓠叶,强随举子踏槐花”,赞美董传安贫但追求上进的品质,说明董传是一个有高远志向的人。“厌伴”与“强随”相对应,“老儒”和“举子”相对应,“烹瓠叶”和“踏槐花”相对应,通过这种两两对应的比较,来说明董传一心向上的阳光心理。同时,“烹瓠叶”借用《诗经·小雅·瓠叶》的典故,更加形象地描绘出董传渴求新知识的愿望。

       “囊空不办寻春马,眼乱行看择婿车”,虽然使用既诙谐又真诚的语言,劝慰自己的朋友董传,贫穷并不会影响到你高中皇榜,只要能够进士及第,你不用骑着高头大马,一样会被有权有势人家的姑娘相中。“寻春马”,暗用孟郊《登科后》的典故,说明一个人一旦登科,即便没钱置办马匹,像孟郊那样“一日看尽长安花”,也会很容易就会被人们发现,再一次强调读书对于一个贫家子弟的重要性。“择婿车”借用王定保在《唐摭言·慈恩寺题名游赏赋咏杂纪》中记载的唐代进士放榜的当天,公卿家凡是有待嫁女儿的都倾巢而出,满城观看,选取佳婿,以此鼓励董传积极进取,同时也描绘了当时的一种社会状态,人们普遍对读书人认可度较高,整个社会对“科举”高度重视,以及人们对读书人的评价标准就是“进士及第”。“眼乱行看”,尽管有些调侃的意味,但却真实地反映出“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的社会现实。

       “得意犹堪夸世俗,诏黄新湿字如鸦”,继续鼓励并预祝董传能够金持题名,让昔日那些认为他家贫而小瞧他的世俗之人看看他扬眉吐气的样子。最后这两句似乎与开头的“腹有诗书气自华”有些许的矛盾,其实,无论是对一个国家或民族来说,抑或对于某一个体来说,“贫穷”永远是制约其发展的“紧箍咒”。所以,诗人也没有脱俗,又对当时的这一社会现象给予了批判。

       整首诗语言既朴素又带有一点诙谐;对仗工整,但又极其注重用典;而且,用典之巧、之妙,堪称高手中的高手;意蕴含蓄,却深刻描摹出了社会的现实。足见诗人社会生活经验丰富,而且善于将生活中的现象融入诗歌创作之中,这正应了那句“艺术来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的深刻道理。

作者简介:

       苏轼,(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和仲,号铁冠道人、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苏仙,汉族,眉州眉山(四川省眉山市)人,祖籍河北栾城,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画家,历史治水名人。苏轼是北宋中期文坛领袖,在诗、词、散文、书、画等方面取得很高成就。文纵横恣肆;诗题材广阔,清新豪健,善用夸张比喻,独具风格,与黄庭坚并称“苏黄”;词开豪放一派,与辛弃疾同是豪放派代表,并称“苏辛”;散文著述宏富,豪放自如,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轼善书,“宋四家”之一;擅长文人画,尤擅墨竹、怪石、枯木等。与韩愈、柳宗元和欧阳修合称“千古文章四大家”。作品有《东坡七集》《东坡易传》《东坡乐府》《潇湘竹石图卷》《古木怪石图卷》等。

童趣 沈复 求全文翻译及重点词语解释。

       老豆,即老头,在广东话里用来称呼父亲,甚至当面也这样称呼,如向客人介绍自己的父亲,习惯说“这是我的老豆”。

       老豆不是老头,老”应是老窦。这是引用了“五代”人窦禹钧教子有方,后来五子登科的故事,以表示对父亲极端尊崇。

扩展资料

       出处:据释,窦燕山,姓窦名禹钧,燕山是他的出生地,官居右谏议大夫。窦禹钧操守清廉,当仁不让。建义塾,请名儒以教贫士,尤其教子有方,五子(长仪、次俨、三侃、四俑、五僖)经他悉心教养,皆出仕成名,号为窦氏”五龙”。

       明清以后,《三字经》这本儿童启蒙必读的教材问世。自此,书中的典故脍炙人口,广泛流传。于是,窦燕山成为世人景仰的”模范父亲”,人们往往把教子有方的“父亲”喻为“老窦”。由于粤方言的“豆”与“窦”同音,故此“老豆”遂被作为对父老豆亲的尊称。

东郭履\袁安卧\孙康映读\子猷舟\王恭币\苏武餐毡”,都是什么意思?出处?

       我回忆幼小的时候,能睁大眼睛对着太阳,眼力足以看清极细的东西。看到细小的东西,一定要仔细观察它的花纹。所以我时常有观察物体本身以外的乐趣。

       夏天的蚊群飞鸣声像雷一样,我私下里把它们比做鹤群在空中飞舞。心中想象的景观是鹤,那么呈现在眼前或是成千、或是成百飞舞着的蚊子便果真(觉得它们)是鹤了。仰起头来观看这种景象,脖颈因此都僵硬了。(有时)我又把蚊子留在白色的蚊帐里,用加慢慢地喷它们,使它们冲着烟雾飞叫,当做青云鹤图来看,果真就像鹤在云头上高亢地鸣叫,令人高兴得连声赞好。

       我常在高洼不平的土墙边,杂草丛生的花台旁,蹲下自己的身子,使身子和花台一样高,定睛细看。把繁茂的杂草看作树林,把昆虫蚂蚁看成野兽,把泥土瓦砾突起的地方看成山丘,低洼的地方看成沟谷,想象自己在里面游历的情景,真感到心情舒畅,自得其乐。

       一天,看见两只虫子在草丛间相斗,我观看这一情景兴趣正浓厚的时候,突然一个很大的东西像推开大山,撞倒大树一般地闯过来,原来是一只癞蛤蟆。(蛤蟆)舌头一伸,两只虫子就全被吞进肚里。我那时年纪还小,正看得出神,不禁哎呀地(惊叫)一声,感到害怕;心神安定下来,捉住蛤蟆,打了它几十鞭,把它赶到别的院子里去了。

       余: 我

       故: 所以

       之: 的

       项: 脖子

       强: 通“僵”,僵硬的意思

       素:未染色的

       徐: 慢慢地

       以: 代词,指它们

       观: 观察

       方: 正

       鞭: 名词作动词用,鞭打

       驱:赶,驱逐

夜无明月花独舞,腹有诗书气自华。 这句话出自哪里,是什么意思?

       1.东郭履(东郭履)

       dōnɡ ɡuō lǚ

       《史记.滑稽列传》:"东郭先生久待诏公车贫困饥寒衣敝履不完。行雪中履有上无下足尽践地道中人笑之。"后因以"东郭履"形容处境窘迫。

       2.袁安卧

       yuán ān wò

       指身处困穷但仍坚守节操的行为。

       汉 时 袁安 未达时, 洛阳 大雪,人多出乞食, 安 独僵卧不起, 洛阳 令按行至 安 门,见而贤之,举为孝廉,除 阴平 长、 任城 令。见《后汉书·袁安传》 唐 李贤 注引《汝南先贤传》。后因以“袁安高卧”为典,指身处困穷但仍坚守节操的行为。 元 关汉卿 《裴度还带》第二折:“看路径行人绝迹,我可便听园林冻鸟时啼,这其间 袁安 高卧将门闭。” 柳亚子 《消寒一绝》:“ 袁安 高卧太寒酸, 党尉 羊膏未尽欢。”亦省作“ 袁安卧 ”。 宋 苏舜钦 《答宋太祝见赠》诗:“穷冬三日雪,旅肠迫枯饿。不免 东郭 行,难效 袁安 卧。”《西游记》第十八回:“那里得 东郭 履, 袁安 卧, 孙康 映读;更不见 子猷 舟, 王恭 币, 苏武 餐氊。”或作“袁安睡”。 宋 梅尧臣 《次韵和王景彝十四日冒雪晚归》:“闭门我作 袁安 睡,呵笔君为谢客谣。”

       3.孙康映读

       孙康映雪夜读,比喻读书非常刻苦。

       孙康也是晋国人,官至御史大夫.孙康少时酷爱读书,很想夜以继日的读书,但晚上无钱买油点灯,到了冬日,昼短夜长,漫长的黑夜他只有默默背诵或回忆白天读过的书.一年的冬天,天气格外寒冷,一连下了几场大雪.严寒的夜晚,他拥着单薄的被子,听着呼啸的寒风,正在床上背书,突然发现窗口越来越亮,,披衣出门一看,原来是白雪把窗口映亮了.突然灵机一动,是否可以看书,果然字迹清楚,比一盏小油灯还强.从此以后,孙康经常夜里蹲在雪地里映着雪光苦读.他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在书里,不觉的寒冷也不感到疲倦,孙康刻苦攻读,终成大业.

       4.子猷舟

       子猷舟 字面意思是子猷的小船

       其实是有一个典故的,常比喻一些人事情快要成功了,却又突然放弃,做事情随性情!不考虑后果

       王子猷即王徽之,潇洒风流,任性倜傥。据《世说新语·任诞》载:?

       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傍徨,咏左思《招隐诗》。

       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

       “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他的行为,全部受制于自己的心理,与世俗的功利性目的不同。

       一般的人做事情,总要考虑一下我做这个干什么,有什么好处。没有好处是绝对不会干的,

       一切都是从我出发的。

       在常人的眼里,王子猷的行为是疯子的做法。既然千里而来,而且已经到了家门前,无论

       如何是应该去拜见一下的。可他就是没有按照常规来操作,既是他的疯处,也是他的妙处。

       他也有目的,那就是顺其自然,随机、随心、随缘。有了兴趣就做,叫做率性而动;没有

       了兴趣,那就不去做。想见戴安道,就连夜出发;不想见了,那就回家。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的

       意思,真正叫做潇洒。

       5.王恭币

       晋王恭尝披鹤裘涉雪而行。孟昶窥见之叹曰:"此真神仙中人也。"事见《晋书.王恭传》。后用为衣着不俗之典实。

       6.苏武餐毡

       苏武厄于匈奴餐毡吞雪而忠心不泯的故事。囚窖中,断绝饮食,苏武以毡毛充饥,数天不死,匈奴以为神,遂放遂北海牧羝,十九历经磨难,宁死不屈,誓死报效国家!

       出处《苏武牧羊》

被荷裯之晏晏兮,然潢洋而不可带什么意思

       关于“腹有诗书气自华”,整理出以下三个来源:

       其一:

       陶渊明

       智者乐山山如画,

       仁者乐水水无涯。

       从从容容一杯酒,

       平平淡淡一杯茶。

       细雨朦胧小石桥,

       春风荡漾小竹筏。

       夜无明月花独舞,

       腹有诗书气自华。

       题目已经无处考证

       其二:

       苏轼《和董传留别》

       粗缯大布裹生涯,

       腹有诗书气自华。

       厌伴老儒烹瓠叶,

       强随举子踏槐花。

       囊空不办寻春马,

       眼乱行看择婿车。

       得意犹堪夸世俗,

       诏黄新湿字如鸦。

       注释简析

       麤缯:粗丝绑发,粗布披身。

       裹:经历。

       生涯:人生的境遇过程。

       腹有:胸有,比喻学於成。

       气:表於外的精神气色。

       华:丰盈而实美。

       老儒:博学而年长的学者。如:博学老儒。

       瓠业:诗经小雅的篇名。共四章。根据诗序:瓠叶,大夫刺幽王也。或以为燕饮之诗。首章二句为:幡幡瓠叶,采之亨之。

       举子:被举应试的士子。

       槐花:豆科植物槐Sophora japonica L. 的干燥花及花蕾。夏季花开放或花蕾形成时采收,及时干燥,除去枝、梗及杂质。前者习称“槐花”,后者习称“槐米”。

       囊空不办:引用《南史?虞玩之传》「玩之为少府,犹蹑屐造席。高帝取屐亲视之,讹黑斜锐,瓒断以芒接之。问曰:『卿此屐已几载?』玩之曰:『初释褐拜征北行佐买之,著已三十年,贫士竟不办易。』引用孟郊诗而不直接引用其诗语,而引用其「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之诗意,但转化为「寻春马」;引用虞玩之因贫困而旧屐著三十年不办易的事典,而转化为「囊空不办」,引用二个典故融合为一句,语多转折。

       囊空:口袋里空空的,比喻没有钱。

       寻春马:引用孟郊《登科后》诗:「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择婿车:此指官贾家之千金美女。官贾富家之千女所座之马车,游街以示择佳婿,古有择婿楼。

       世俗:社会上流传的风俗习惯。

       其三:

       据传,“腹有诗书”的典故出自一生喜爱读书,才华横溢,被尊为“医中之圣”的李时珍。在李时珍的家乡,有一位庸医,不学无术,但喜欢假装斯文,购买了许多医书,以此来炫耀自己。有一年,梅雨季节刚过,庸医命家人将藏书搬到院子里晒。各种古典医书摊开满满一院子,他自己洋洋自得,在院子里踱着方步。

       这事正巧被李时珍看见,他一时兴起,便解开衣襟,躺在晒书架子旁边,袒胸露腹,也晒起“书”来。庸医一见,莫名其妙,惊问道:“您这是做什么?”“我也在晒书呀”,李时珍答道。庸医问:“先生的书在哪里呢?”李时珍拍拍自己的肚皮,笑着说:“我的书都装在肚子里。”

       以上典故显然是在讥讽挖苦庸医的不学无术、卖弄斯文。评价一个人的知识,不在于书架上摆有多少书,而在于腹内装有多少书。也就是说,要看这个人是不是真正喜欢读书学习,是不是真有学问

五月披羊裘负薪有什么意思,求求求!!!

       被荷裯之晏晏兮,然潢洋而不可带的意思为:披着荷叶短衣很轻柔啊,但太宽太松不能结腰带。

       出处

       宋玉〔先秦〕《九辩》

       原文

       悲哉,秋之为气也!

       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

       憭栗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兮送将归。

       泬漻兮天高而气清,寂漻兮收潦而水清。

       憯凄增欷兮,薄寒之中人,

       怆怳懭悢兮,去故而就新。

       坎廪兮贫士失职而志不平,

       廓落兮羁旅而无友生,

       惆怅兮而私自怜!

       燕翩翩其辞归兮,蝉寂漠而无声。

       雁廱廱而南游兮,鹍鸡啁哳而悲鸣。

       独申旦而不寐兮,哀蟋蟀之宵征。

       时亹亹而过中兮,蹇淹留而无成。

       悲忧穷戚兮独处廓,有美一人兮心不绎。

       去乡离家兮来远客,超逍遥兮今焉薄!

       专思君兮不可化,君不知兮可奈何!

       蓄怨兮积思,心烦憺兮忘食事。

       原一见兮道余意,君之心兮与余异。

       车既驾兮朅而归,不得见兮心伤悲。

       倚结軨兮长太息,涕潺湲兮下沾轼。

       忼慨绝兮不得,中瞀乱兮迷惑。

       私自怜兮何极?心怦怦兮谅直。

       皇天平分四时兮,窃独悲此凛秋。

       白露既下百草兮,奄离披此梧楸。

       去白日之昭昭兮,袭长夜之悠悠。

       离芳蔼之方壮兮,余萎约而悲愁。

       秋既先戒以白露兮,冬又申之以严霜。

       收恢台之孟夏兮,然欿傺而沉藏。

       叶菸邑而无色兮,枝烦挐而交横。

       颜*溢而将罢兮,柯仿佛而萎黄。

       萷櫹椮之可哀兮,形销铄而瘀伤。

       惟其纷糅而将落兮,恨其失时而无当。

       揽騑辔而下节兮,聊逍遥以相佯。

       岁忽忽而遒尽兮,恐余寿之弗将。

       悼余生之不时兮,逢此世之俇攘。

       澹容与而独倚兮,蟋蟀鸣此西堂。

       心怵惕而震荡兮,何所忧之多方。

       卬明月而太息兮,步列星而极明。

       窃悲夫蕙华之曾敷兮,纷旖旎乎都房。

       何曾华之无实兮,从风雨而飞飏!

       以为君独服此蕙兮,羌无以异于众芳。

       闵奇思之不通兮,将去君而高翔。

       心闵怜之惨凄兮,愿一见而有明。

       重无怨而生离兮,中结轸而增伤。

       岂不郁陶而思君兮?君之门以九重!

       猛犬狺狺而迎吠兮,关梁闭而不通。

       皇天*溢而秋霖兮,后土何时而得漧?

       块独守此无泽兮,仰浮云而永叹!

       何时俗之工巧兮?背绳墨而改错!

       郤骐骥而不乘兮,策驽骀而取路。

       当世岂无骐骥兮,诚莫之能善御。

       见执辔者非其人兮,故駶跳而远去。

       凫雁皆唼夫梁藻兮,凤愈飘翔而高举。

       圜凿而方枘兮,吾固知其鉏铻而难入。

       众鸟皆有所登栖兮,凤独遑遑而无所集。

       原衔枚而无言兮,尝被君之渥洽。

       太公九十乃显荣兮,诚未遇其匹合。

       谓骐骥兮安归?谓凤皇兮安栖?

       变古易俗兮世衰,今之相者兮举肥。

       骐骥伏匿而不见兮,凤皇高飞而不下。

       鸟兽犹知怀德兮,何云贤士之不处?

       骥不骤进而求服兮,凤亦不贪餧而妄食。

       君弃远而不察兮,虽原忠其焉得?

       欲寂漠而绝端兮,窃不敢忘初之厚德。

       独悲愁其伤人兮,冯郁郁其何极?

       霜露惨凄而交下兮,心尚幸其弗济。

       霰雪雰糅其增加兮,乃知遭命之将至。

       原徼幸而有待兮,泊莽莽与野草同死。

       原自往而径游兮,路壅绝而不通。

       欲循道而平驱兮,又未知其所从。

       然中路而迷惑兮,自压桉而学诵。

       性愚陋以褊浅兮,信未达乎从容。

       窃美申包胥之气盛兮,恐时世之不固。

       何时俗之工巧兮?灭规矩而改凿!

       独耿介而不随兮,原慕先圣之遗教。

       处浊世而显荣兮,非余心之所乐。

       与其无义而有名兮,宁穷处而守高。

       食不媮而为饱兮,衣不苟而为温。

       窃慕诗人之遗风兮,原讬志乎素餐。

       蹇充倔而无端兮,泊莽莽而无垠。

       无衣裘以御冬兮,恐溘死不得见乎阳春。

       靓杪秋之遥夜兮,心缭悷而有哀。

       春秋逴逴而日高兮,然惆怅而自悲。

       四时递来而卒岁兮,阴阳不可与俪偕。

       白日晼晚其将入兮,明月销铄而减毁。

       岁忽忽而遒尽兮,老冉冉而愈弛。

       心摇悦而日幸兮,然怊怅而无冀。

       中憯恻之凄怆兮,长太息而增欷。

       年洋洋以日往兮,老嵺廓而无处。

       事亹亹而觊进兮,蹇淹留而踌躇。

       何氾滥之浮云兮?猋壅蔽此明月。

       忠昭昭而原见兮,然霠曀而莫达。

       原皓日之显行兮,云蒙蒙而蔽之。

       窃不自聊而原忠兮,或黕点而污之。

       尧舜之抗行兮,瞭冥冥而薄天。

       何险巇之嫉妒兮?被以不慈之伪名。

       彼日月之照明兮,尚黯黮而有瑕。

       何况一国之事兮,亦多端而胶加。

被荷裯之晏晏兮,然潢洋而不可带。

       既骄美而伐武兮,负左右之耿介。

       憎愠惀之修美兮,好夫人之慷慨。

       众踥蹀而日进兮,美超远而逾迈。

       农夫辍耕而容与兮,恐田野之芜秽。

       事緜緜而多私兮,窃悼後之危败。

       世雷同而炫曜兮,何毁誉之昧昧!

       今修饰而窥镜兮,後尚可以窜藏。

       愿寄言夫流星兮,羌倏忽而难当。

       卒壅蔽此浮云,下暗漠而无光。

       尧舜皆有所举任兮,故高枕而自适。

       谅无怨于天下兮,心焉取此怵惕?

       乘骐骥之浏浏兮,驭安用夫强策?

       谅城郭之不足恃兮,虽重介之何益?

       邅翼翼而无终兮,忳惛惛而愁约。

       生天地之若过兮,功不成而无嶜。

       原沉滞而不见兮,尚欲布名乎天下。

       然潢洋而不遇兮,直怐愗而自苦。

       莽洋洋而无极兮,忽翱翔之焉薄?

       国有骥而不知乘兮,焉皇皇而更索?

       宁戚讴于车下兮,桓公闻而知之。

       无伯乐之相善兮,今谁使乎誉之?

       罔流涕以聊虑兮,惟著意而得之。

       纷纯纯之愿忠兮,妒被离而鄣之。

       原赐不肖之躯而别离兮,放游志乎云中。

       乘精气之抟抟兮,骛诸神之湛湛。

       骖白霓之习习兮,历群灵之丰丰。

       左朱雀之茇茇兮,右苍龙之躣躣。

       属雷师之阗阗兮,通飞廉之衙衙。

       前轻辌之锵锵兮,后辎乘之从从。

       载云旗之委蛇兮,扈屯骑之容容。

       计专专之不可化兮,原遂推而为臧。

       赖皇天之厚德兮,还及君之无恙!

       译文

       教人悲伤啊秋天的气氛,大地萧瑟啊草木衰黄凋零。

       凄凉啊好像要出远门,登山临水送别伤情。

       空旷啊天宇高秋气爽,寂寥啊积潦退秋水清。

       凄凉叹息啊微寒袭人,悲怆啊去新地离乡背井,坎坷啊贫士失官心中不平。

       孤独啊流落在外没朋友,惆怅啊形影相依自我怜悯。

       燕子翩翩飞翔归去啊,寒蝉寂寞也不发响声。

       大雁鸣叫向南翱翔啊,鵾鸡不住地啾啾悲鸣。

       独自通宵达旦难以入眠啊,聆听那蟋蟀整夜的哀音。

       时光匆匆已经过了中年,艰难阻滞仍是一事无成。

       悲愁困迫啊独处辽阔大地,有一位美人啊心中悲凄。

       远离家乡啊异地为客,漂泊不定啊如今去哪里?

       一心思念君王啊不能改变,有什么办法啊君王不知。

       积满哀怨啊积满思虑,心中烦闷啊饭也不想吃。

       但愿见一面啊诉说心意,君王心思啊却与我相异。

       驾起马车啊去了还得回,不能见你啊伤痛郁悒。

       倚靠着车箱啊长长叹气,泪水涟涟啊沾满车轼。

       慷慨决绝啊实在不能,一片纷乱啊心惑神迷。

       自怨自悲啊哪有终极,内怀忠忱啊精诚耿直。

       上天将一年四季平分啊,我悄然独自悲叹寒秋。

       白露降下沾浥百草啊,衰黄的树叶飘离梧桐枝头。

       离开明亮的白日昭昭啊,步入黑暗的长夜悠悠。

       百花盛开的时季已过啊,余下枯木衰草令人悲愁。

       白露先降带来深秋信息啊,预告冬天又有严霜在后。

       夏日的繁茂今都不见啊,生长培养的气机也全收。

       叶子黯淡没有光彩啊,枝条交叉纷乱杂凑。

       草木改变颜色将衰谢啊,树干萎黄好像就要枯朽。

       见了光秃秃树顶真可哀啊,见了病恹恹树身真可忧。

       想到落叶衰草相杂糅啊,怅恨好时光失去不在当口。

       抓住缰绳放下马鞭啊,百无聊赖暂且缓缓行走。

       岁月匆匆就将到头啊,恐怕我的寿命也难长久。

       痛惜我生不逢时啊,遇上这乱世纷扰难以药救。

       徘徊不止独自徙倚啊,听西堂蟋蟀的鸣声传透。

       心中惊惧大受震动啊,百般忧愁为何萦绕不休?

       仰望明月深深叹息啊,在星光下漫步由夜而昼。

       暗自悲叹蕙花也曾开放啊,千娇百媚开遍华堂。

       为何层层花儿没能结果啊,随着风雨狼藉飘扬?

       以为君王独爱佩这蕙花啊,谁知你将它视同众芳。

       哀悯奇思难以通达啊,将要离开君王远飞高翔。

       心中悲凉凄惨难以忍受啊,但愿见一面倾诉衷肠。

       一次次想着无罪而生离啊,内心郁结而更增悲伤。

       哪能不深切思念君王啊?

       君王的大门却有九重阻挡。

       猛犬相迎对着你狂叫啊,关口和桥梁闭塞交通不畅。

       上天降下绵绵的秋雨啊,下方几时能有干燥土壤?

       孑然一身守在荒芜沼泽啊,仰望浮云在天叹声长长。

       为何时俗是那么的工巧啊?

       违背准绳而改从错误。

       抛弃骏马不愿骑乘啊,鞭打劣马竟然就上路。

       世上难道缺乏骏马啊?

       实在是没人能好好驾御。

       看到拿缰绳的人不合适啊,骏马也会蹦跳着远去。

       野鸭大雁都吞吃高粱水藻啊,凤凰却要扬起翅膀高翥。

       好比圆洞眼安装方榫子啊,我本来就知道难以插入。

       众鸟都有栖息的窝啊,唯独凤凰难寻安身之处。

       但愿口中衔枚能不说话啊,想到曾受你恩惠怎能无语。

       姜太公九十岁才贵显啊,真没有君臣相得的好机遇。

       骏马啊应当向哪儿归依?

       凤凰啊应当在哪儿栖居?

       改变古风旧俗啊世道大坏,今天相马人只爱马的肥腴。

       骏马隐藏起来看不到啊,凤凰高高飞翔不肯下去。

       鸟兽也知应该怀有美德啊,怎能怪贤士避世隐居不出?

       骏马不急于进用而驾车啊,凤凰不贪喂饲乱吃食物。

       君王远弃贤士却不觉悟啊,虽想尽忠又怎能心满意足。

       要默默与君王断绝关系啊,私下却不敢忘德在当初。

       独自悲愁最能伤人啊,悲愤郁结终极又在何处!

       寒霜凉露交加多凄惨啊,心中还希望它们无效。

       雪珠雪花纷杂增加啊,才知道遭受的命运将到。

       愿怀着侥幸有所等待啊,在荒原与野草一起死掉。

       愿径自前行畅游一番啊,路又堵塞不通去不了。

       想沿着大道平稳驱车啊,怎样去做却又不知道。

       走到半路就迷失了方向啊,自我压抑去学诗搞社交。

       秉性愚笨孤陋褊狭浅直啊,真没领悟从容不迫的精要。

       私下赞美申包胥的气概啊,恐怕时代不同古道全消。

       如今世俗是多么的巧诈啊,废除前人的规矩改变步调。

       独立耿直不随波逐流啊,愿缅怀前代圣人的遗教。

       在污浊的世界得到显贵啊,不能让我心中快乐而欢笑。

       与其没有道义获取名誉啊,宁愿遭受穷困保持清高。

       取食不苟且求得饱腹就行啊,穿衣不苟且求得暖身就好。

       私下追慕诗人的遗风啊,以无功不食禄寄托怀抱。

       充满委屈而没有头绪啊,流浪在莽莽原野荒郊。

       没有皮袄来抵御寒冬啊,恐怕死去春天再也见不到。

       寂静的暮秋长夜啊,心中萦绕着深深的哀伤。

       岁月匆匆年龄渐老啊,就这样惆怅自感悲凉。

       四季相继又是一年将尽啊,日出月落总不能并行天上。

       太阳曚昽将要西下啊,月亮也消蚀而减少了清光。

       一年忽悠悠马上过去啊,衰老慢慢逼近精力渐丧。

       心中摇荡每天怀着侥幸啊,但总是充满忧虑失去希望。

       心中惨痛凄然欲绝啊,长长叹息又加以悲泣难当。

       时光如水一天天流逝啊,老来倍感空虚安身无方。

       办事勤勉希望进用啊,但停滞不前徒自旁徨。

       为何浮云漫布泛滥天空啊,飞快地遮蔽这一轮明月。

       忠心耿耿愿作奉献啊,可浓云阴风隔离难以逾越。

       祈愿红日朗照天地啊。

       云雾蒙蒙却把它遮却。

       不自思量只想着效忠啊,竟有人用秽语把我污蔑。

       尧帝舜帝的高尚德行啊,光辉赫赫上与天接。

       为何遭险恶小人的嫉妒啊,蒙受不慈的冤名难以洗雪?

       那昼日夜月照耀天地啊,尚且有黯淡现黑斑的时节。

       何况一个国家的政事啊,更是头绪纷繁错杂纠结。

披着荷叶短衣很轻柔啊,但太宽太松不能结腰带。

       骄傲自满又夸耀武功啊,辜负左右耿直臣子的忠爱。

       憎恨赤诚之士的美德啊,喜欢那些人伪装的慷慨。

       群奸迈着碎步越发得意啊,贤人远远地跑得更快。

       农夫停止耕作自在逍遥啊,就怕田野变得荒芜起来。

       事情琐细却充满私欲啊,暗自悲痛后面的危险失败。

       世人都一样地自我炫耀啊,诋毁与赞誉多么混乱古怪。

       如今认真打扮照照镜子啊,以后还能藏身将祸患躲开。

       愿托那流星作使者传话啊,它飞掠迅速难以坐待。

       终于被这片浮云挡住啊,下面就黑暗不见光彩。

       尧帝舜帝都能任用贤人啊,所以高枕无忧十分从容。

       诚然不受天下人埋怨啊,心中哪会有这种惊恐。

       乘着骏马畅快地奔驰啊,驾驭之道岂须马鞭粗重。

       高大的城墙实在不足依靠啊,虽然铠甲厚重又有什么用。

       谨慎地回旋不前没完了啊,忧郁昏沉愁思萦绕心胸。

       生在天地之间如同过客啊,功业未成总效验空空。

       愿埋没于人丛不现身影啊,难道还想在世上扬名取荣。

       飘荡放浪一无所遇啊,真愚昧不堪自找苦痛。

       渺茫一片没有尽头啊,忽悠悠徘徊何去何从?

       国有骏马却不知道驾乘啊,惶惶然又要索求哪种?

       宁戚在马车下唱歌啊,桓公一听就知他才能出众。

       没有伯乐相马的好本领啊,如今让谁作评判才最公?

       怅惘流泪且思索一下啊,着意访求才能得到英雄。

       满怀热忱愿尽忠心啊,偏有人嫉妒阻挠乱哄哄。

       愿赏还没用的身子离去啊,任远游的意志翱翔云中。

       乘着天地的一团团精气啊,追随众多神灵在那天穹。

       白虹作骖马驾车飞行啊,经历群神的一个个神宫。

       朱雀在左面翩跹飞舞啊,苍龙在右面奔行跃动。

       雷师跟着咚咚敲鼓啊,风伯跟着扫尘把路辟通。

       前面有轻车锵锵先行啊,后面有大车纷纷随从。

       载着云旗舒卷飘扬啊,扈从聚集的车骑蜂拥。

       计议早定专心不能改啊,愿推行良策行善建功。

       仰仗上天的深厚恩德啊,回来还及见君王吉祥无凶。

       注释

       摇落:动摇脱落。

       憭栗:凄凉。

       泬漻:空旷寥廓。

       寂漻:即“寂寥”。潦:积水。

       憯凄:同“惨凄”。欷:叹息。中:袭。

       怆怳:失意的样子。懭悢:也是失意的样子。

       坎廪:坎坷不平。廪,同“壈”。

       廓落:空虚寂寞的样子。羁旅:滞留外乡。友生:友人。

       雍雍:雁鸣声。

       鵾鸡:一种鸟,黄白色,似鹤。啁哳:鸟鸣声繁细。

       亹亹:行进不停的样子。

       蹇:发语词。淹留:滞留。

       绎:"怿"的假借,愉快。

       徕远客:来作远客。

       薄:同"迫",接近。

       烦憺:烦闷,忧愁。

       朅:去。

       结軨:车厢。用木条构成,故称。

       潺湲:流水声,此喻泪流不止。轼:车前横木。

       忼慨:同"慷慨"。

       瞀(mao)乱:心中烦乱。

       怦怦:忠诚的样子。

       廪:同"凛",寒冷。

       奄:忽。离披:枝叶分散低垂,萎而不振的样子。

       芳蔼:芳菲繁荣。

       萎约:枯萎衰败。

       恢台:广大昌盛的样子。

       欿傺(kan chi砍赤):王逸《楚辞章句》:"楚人谓住曰傺也。"《文选》"欿傺"作"坎傺",吕延济注:"陷止也。"谓草木繁盛的景象停止。

       菸邑(yu yi淤义):黯淡的样子。

       烦挐(na拿):稀疏纷乱的样子。挐,同"拿"。

       *滥:过甚。罢(pi疲):同"疲"。

       萷(shao梢):同"梢",枝条。櫹槮(xiao shen萧深):枝叶光秃秃的样子。

       销铄:指毁伤。

       纷糅:枯枝败草混杂。

       騑(fei飞):骖马,驾在车子两边的马。节:马鞭。

       相佯:犹言徜徉。

       遒:迫近。

       将:长。

       俇(kuang狂)攘:纷扰不安。

       容与:迟缓不前的样子。

       怵(chu触)惕:惊惧。

       极明:到天亮。

       敷:伸展,借指花朵开放。

       旖旎:此为花朵繁盛的样子。都房:北堂。

       曾:"层"的假借。

       服:佩戴。

       羌:发语词。

       闵:同"悯"。

       有明:朱熹《楚辞集注》:"有以自明也。"即自我表白。

       结轸(zhen诊):愁思郁结。

       驽骀(nu tai奴台):劣马。

       駶(ju局)跳:跳跃。

       唼(sha厦):水鸟或鱼吃东西。

       圆凿而方枘(rui锐):圆的洞眼安方的榫子。

       鉏鋙(ju yu举语):同"龃龉",彼此不相合。

       衔枚:指闭口不言。古时行军为防止士兵出声,令他们口中衔一根叫做枚的短木条,故称。

       渥洽:深厚的恩泽。

       匹合:合适。

       服:驾车,拉车。

       冯(ping凭):内心愤懑。

       幸:希望。济:成功。

       霰(xian线):雪珠。雰糅:纷杂。

       徼幸:同"侥幸"。

       泊:止。

       壅(yong雍)绝:壅塞,堵塞。

       压桉(an案):压抑。桉,同"案",通"按"。学诵:学诵《诗经》。春秋战国士大夫社交往来常诵诗。

       褊(bian扁)浅:狭隘浅薄。

       申包胥:春秋时楚大夫,为救楚国,曾在秦国朝廷上哭了七天七夜,终于感动秦哀公出兵救楚。

       凿:当作"错",即措,措施。

       偷:苟且。

       托志乎素餐:王夫之《楚辞通释》:"托志素餐,以素餐为耻。"素餐:白吃饭。

       充倔:充,充塞;倔,通"屈",委屈。

       溘(ke克):突然。

       靓(jing静):通"静"。杪(miao秒)秋:秋末。

       缭悷(liao li辽利):缠绕郁结。

       逴(chuo戳)逴:走得越来越远。

       俪偕:同在一起。

       晼(wan宛)晚:日落时光线黯淡的样子。

       驰:指精力不济。

       怊(chao超)怅:惆怅。冀:希望。

       嵺(liao寥)廓:寥阔。

       觊(ji济):企图。

       猋(biao标):快速。

       霠曀(yin yi银义):霠,乌云蔽日;曀,阴风刮起。

       黕(dan胆):污垢。

       抗行:高尚的德行。

       险巇(xi西):险阻,此指小人作梗。

       黯黮(dan胆):昏黑暗淡。

       胶加:指纠缠不清。

       裯(dao刀):短衣。

       踥蹀(qie die妾蝶):小步行进的样子。

       美:指贤人。迈:远行。

       儵忽:速度很快的样子。儵,同"倏"。

       浏浏:水流清澈的样子。此指骏马奔驰畅快。

       介:铠甲。

       邅(zhan沾):回旋不前。翼翼:小心谨慎的样子。

       忳(tun屯):郁闷。惛(hun昏)惛:心中昏昏沉沉。约:约束,束缚。

       怐愗(kou mao扣茂):愚昧。

       皇皇:同"惶惶"。

       宁戚:春秋时卫国人,初为小商人。遇齐桓公夜出,他在车下喂牛,敲着牛角唱了一首怀才不遇的歌,齐桓公听了。马上任用他。

       罔:同"惘"。聊虑:暂且思索一下。

       纯(zhun)纯:借为"忳忳",诚挚的样子。

       被(pi披)离:杂沓的样子。

       抟(tuan团)抟:团团。

       骛(wu务):奔驰。湛湛:众多。

       习习:快速飞行的样子。

       丰丰:指众天神的一个个神官。

       茇(pei配)茇:轻快飞翔的样子。

       躣(qu渠)躣:行貌。

       阗(tian甜)阗:鼓声。

       衙衙:向前行进的样子。

       輬(liang凉):一种轻型马车。

       辎:载重的重型马车。从从:跟随的样子。

       委蛇:同"逶迤"。

       扈:扈从,侍从。屯骑:聚集的车骑。容容:众多的样子。

       臧:善,美。

       创作背景

       《九辩》是王逸定为宋玉作于楚顷襄王时期。朱熹《楚辞集注》:“《九辩》者,屈原弟子楚大夫宋玉之所作也。闵惜其师忠而放逐,故作《九辩》以述其志云。”明代焦竑《焦氏笔乘》、清代牟庭相《楚辞述芳》及吴汝纶在《古文辞类纂》评语中,均以为屈原所作,但所提出的理由还不足以推倒王逸及朱熹之说。

       关于《九辩》的主旨,王逸认为是宋玉“悯其师忠而放逐,故作《九辩》以哀其志”。现代学者对此有不同看法,主要有两种观点:一说此诗是代屈原立言,另一说此诗是宋玉自悯身世。

       赏析

       宋玉是屈原之后最重要的楚辞作家。在《史记·屈原列传》、《汉书-艺文志》、《汉书·古今人表》中,都说宋玉生于屈原之后,到王逸才第一个说宋玉是屈原的弟子,还说《九辩》是思师之作。宋玉的作品,现存十四篇,据《汉书·艺文志》说是十六篇(其中一些已残缺),可见有些作品已亡佚。现存作品中,以《九辩》、《高唐赋》、《神女赋》、《登徒子好色赋》、《风赋》等最为著名。

       这些作品的共同特点是以情胜理,用形象思维的手法,把浪漫主义的情感抒发得淋漓尽致,在中国文学传统上,他的作品与屈原的作品一样,无疑具有开创性意义。作品中悲秋、神女、美人、风雨、山川、游历等主题,一直影响着后代的中国文学。主题

       《九辩》的悲秋主题,使之成为中国文学史上第一篇情深意长的悲秋之作。把秋季万木黄落、山川萧瑟的自然现象,与诗人失意巡游、心绪飘浮的悲怆有机地结合起来,人的感情外射到自然界,作品凝结着一股排遣不去、反覆缠绵的悲剧气息,勾起人们对自然变化、人事浮沉的感喟,千古之下,仍感动着无数读者。

       《九辩》现传本子中,有分为九章的,也有分为十章的。其实,无论分九章、十章,都没有必要作过多的争辩,因为全篇作品,贯穿的只是悲秋主题。在不同的诗章中,不过是把悲秋情怀反覆咀嚼、重沓喻示而已。今参酌洪兴祖《楚辞补注》、朱熹《楚辞集注》,分为十章。

       开头,就鲜明地点明了主题:“悲哉秋之为气也!草木摇落而变衰。憭栗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兮送将归。”在先秦典籍中,虽然不乏人们对秋寒的畏惧,但更多是秋天农作物收获的喜悦。宋玉却把秋天万木凋落与人的遭遇联系起来。“坎廪兮贫士失职而志不平”、“廓落兮羁旅而无友生”、“怆怳懭悢兮去故而就新”、“时亹亹而过中兮,蹇淹留而无成”,失去官职,没人同情,独自流浪,人过中年事业无成,所有不幸,仿佛都集中在诗中抒情主人公的身上。于是,这位贫困、孤独、哀怨的流浪者,眼目中秋天的景物,无不带上悲伤的颜色。贫士悲秋主题一旦确定,诗歌就顺利地展开了。

       从第二章到第十章,《九辩》反覆抒述见秋而悲的原因。不能为世所用而事业无成,是萦绕心怀的痛苦。造成这种痛苦也是多方面的。第二章说“有美一人兮心不绎,去乡离家兮徕远客,超逍遥兮今焉薄”。美丽的女人竟然被抛弃,独自飘零远方,而所思恋之君却不理睬,爱情破灭了,能不伤心吗!第三章写一路所见秋色,眼中都是凄凉。你看,“白露既下百草兮,奄离披此梧楸”,寒露下来,百草焦黄,乔木落叶,春天的群芳与夏日的浓荫,都消失了。“惟其纷糅而将落兮,恨其失时而无当。”季节过去了,草木只能黄落;机遇失去了,贫士唯有悲哀。第四章在脉络上遥接第二章,还是以一个被君所弃的美人口吻,写她求爱不遂的悲苦。“猛犬狺狺而迎吠兮,关梁闭而不通。”大门紧闭,门外恶狗狂吠,怎能传送去一片心意呢?无奈之下。只好“块独守此无泽兮,仰浮云而永叹”。在秋草摇摇的水泽边,伤心人只能仰天悲叹了!

       第五章是直接模仿屈原的《离骚》和《涉江》的,所以历来评论者,大都认为《九辩》的政治性社会性就在这一章中。特别是诗中用了姜太公九十岁才获得尊荣的典故,显示诗人参与军国大事、建功立业的希冀。不过,诗中直接论及当时国家形势并不明显,反而是突出不为世用的悲哀:“君弃远而不察兮,虽愿忠其焉得?”如果与诗歌中的贫士形象相联系,就可以领会到,宋玉所说的是:如果贫士为君王所用,也能像姜太公一样立下赫赫功勋;如果不能为君王赏识,只能“冯郁郁其何极”,悲愤郁结,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消散了!这一章笔墨集中在贫士自身进行抒情。

       第六章承第五章,意蕴主旨复沓。不过,着重写霜露霰雪,突出了秋已深、冬即至的季节特点。“愿徼幸而有待兮,泊莽莽与野草同死”,季节不等人,岁月不等人,贫士失意,虽然怀着侥幸心情等待,然而仍然是无望的等待。冬季来临,能熬过这严寒吗:“无衣裘以御冬兮,恐溘死而不得见乎阳春!”由悲秋发展到惧冬,贫士的心情更紧迫也更凄苦了。

       第七章全然抒发岁月流逝的感伤,诗中秋夜、夕阳、流水、明月,无不加强了岁月不居、一事无成的慨叹。

       第八章、第九章,诗歌集中突出“失人”的悲哀。所谓“失人”,一方面指掌权得势的都是薄幸小人,奸臣当道,把持国柄,使社会污秽混乱;一方面指如贫士一类贤人被弃置不用,心怀壮志宏才却不得施展,还受到小人的排挤、压迫。在悲怨之后,诗人仍然抱有希望,“罔流涕以聊虑兮,惟著意而得之”。要擦干眼泪去唱歌,壮气可嘉,但底气不足,因为“失人”的现实仍然存在,贫士要抒怀,只能依赖幻想了。这秋天的悲哀,仍然盘结在贫士心胸之间。

       最后第十章,是全诗的结束。悲秋如何了结呢?只有依赖浪漫主义的想像:人间得不到的,天上能够补偿。于是,贫士“愿赐不肖之躯而别离兮,放游志乎云中。”离开躯体的精魂,穿过太空的日月虹气,成了天上神灵的主宰,朱雀、苍龙、雷师、风神都听他调遣,成了他车驾的扈从,多么神气又多么得意!贫士之贫变成了贵,悲秋之悲变成了喜。悲秋的主旨却引出一个欢乐结尾,然而那欢乐只是幻想的虚构的欢乐。贫士得志,是虚幻的想像的得志,现实社会中,秋天仍然是草木黄落,贫士仍然是不为世用。现实与想像的强烈对比,把悲秋主题更加强化了。

       《九辩》把一个贫士在深秋时节“失时”、“失人”的心境写得生动精彩,有很强烈的感染力。悲秋主题得到形象的感性的抒述。不过,从社会意义而言,此诗虽然也有伤时之语,但总的说来缺乏社会的指涉性。所以司马迁说“皆祖屈原之从容辞令,终莫敢直谏”(《史记·屈原贾生列传》)。

       从文学艺术的创造性来看,《九辩》是很成功的作品。悲秋题旨,本来是古代南方文学(以《楚辞》为代表)的特点之一,最能显示楚骚精神的浪漫主义色彩。《九辩》把悲秋题旨发挥得淋漓尽致,也成为后代人们学习的典范。从此,在中国文学中,悲秋一直是诗文家喜爱的题材,雄才大略的汉武帝有《秋风辞》,潇洒俊秀的曹植有《秋思赋》、《遥逝》,高瞻远瞩的曹丕有《燕歌行》。魏晋南北朝诗人笔下的秋天,大都带有《九辩》悲秋的气息,庾信《拟咏怀二十七首》之十一“摇落秋为气,凄凉多怨情”,以悲秋带出身世之感、家国之恨,更为悲秋主题谱写出新曲。此后历经唐宋元明清,诗词中的悲秋之风始终弥漫不散。悲秋已经成为中国传统文学的母题之一,产生了许多动人的作品,而《九辩》原创性的功劳,当是不可抹杀的。

       作者简介

       宋玉,又名子渊,战国时鄢(今襄阳宜城)人, 楚国辞赋作家。生于屈原之后,曾事楚顷襄王。好辞赋,为屈原之后辞赋家,与唐勒、景差齐名。相传所作辞赋甚多,《汉书·卷三十·艺文志第十》录有赋16篇,今多亡佚。流传作品有《九辨》、《风赋》、《高唐赋》、《登徒子好色赋》等,但后3篇有人怀疑不是他所作。所谓“下里巴人”、“阳春白雪”、“曲高和寡”的典故皆他而来。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什么意思古诗的翻译

       夏季披着羊皮袄、背柴草的穷人。

       (明)黄姬水《贫士传》载有一“披裘公”的故事:延陵季子出游,见路有遗金。时夏五月,公披羊裘而负薪者,季子呼薪者曰:“取彼地金来!”薪者投镰于地,?瞋目拂手而言曰:“子何子居之高而视之下,貌之君子而言之野也。吾五月披裘而薪,岂取金者哉?”季子谢之,请问姓字。薪者曰:“子皮相之士也,何足语姓字!”遂去不顾。

       译文:延陵季子外出游玩,看见路上有别人丢失的金子。正值盛夏五月,有一个披着羊皮袄背着柴经过这里的人,季子对他说:“你把你那边地上的金子捡起来。”背柴的人把镰刀丢到地上,眯上眼,将手一甩,说:“你怎么身在高位而见识低下呢?外貌高雅,说话却那么粗俗?我五月天披着皮衣背柴,难道就是捡人家丢失的金子的人吗?”季子向他道歉,请问他的姓名与字号。背柴的人说:“你是个见识粗浅的人,哪里值得向你通名道姓呢!”于是披裘公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资料参考百度网页链接)

“幼而学者,如日出之光;老而学者,如秉烛夜行,犹贤于瞑目而无见者也”是什么意思?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思——在东边种菊花的地方采摘菊花,无意之间看见远处南边的山峰。

作品出处

       出自《饮酒二十首》中的第五首,是晋末宋初文学家陶渊明创作的一组五言诗。

       这二十首诗借酒为题,以饱含忧愤的笔触,表达了作者对历史、对现实、对生活的感想和看法,抒写了作者对现实的不满和对田园生活的喜爱,充分表现了作者高洁傲岸的道德情操和安贫乐道的生活情趣。组诗以酒寄意,诗酒结合,使作者自然地袒露出生命深层的本然状态,体现出一种独特的审美境界。

作品原文

饮酒(其五)

[ 魏晋 ] 陶渊明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作品译文

       居住在人世间,却没有车马的喧嚣。

       问我为何能如此?只要心志高远,自然就会觉得所处地方僻静了。

在东篱之下采摘菊花,悠然间,那远处的南山映入眼帘。

       山中的气息与傍晚的景色十分好,有飞鸟,结着伴儿归来。

       这里面蕴含着人生的真正意义,想要辨识,却不知怎样表达。

作品注释

       1、结庐:建造住宅,这里指居住的意思。

       2、车马喧:指世俗交往的喧扰。

       3、君:指作者自己。

       4、何能尔:为什么能这样。尔:如此、这样。

       5、东篱(dōng lí):种菊花的地方,后人多用以代指菊圃。

       6、悠然:自得的样子。

       7、见:看见(读jiàn),动词。

       8、南山:泛指山峰,一说指庐山。

       9、日夕:傍晚。

       10、相与:相交,结伴。

       11、相与还:结伴而归。

创作背景

       陶渊明的组诗《饮酒二十首》并不是酒后遣兴之作,而是诗人借酒为题,写出对现实的不满和对田园生活的喜爱,是为了在当时十分险恶的环境下借醉酒来逃避迫害。他在第二十首诗中写道“但恨多谬误,君当恕罪人”,可见其用心的良苦。

       陶渊明的时代,是门阀士族的时代,政治黑暗,官场腐败,且易招来杀身之祸,他痛感世道的险恶,生活的艰辛,又不愿为五斗米折腰,终于在义熙元年(405年),他四十一岁时,当了八十余日的彭泽令后弃官归隐,长归园田,不再出仕,亲执耒耜,躬自劳作。由于社会的长期分裂和动荡不安,再加上统治者的荒*奢侈,许多敢于批评朝政的士大夫文人,动辄被无辜杀戮。因此,当时文人们惧谈政治,尽是躲开政治,有的以游山玩水,隐逸不仕,酗酒放浪,玄学清谈等方式来表示自己没有政治野心,免得被统治者猜忌,以招来人身伤害。横祸难料的黑暗现实造成的这种畸形的社会风气,不能不影响破落贵族出身的陶渊明。他从二十九岁第一次出仕江州祭酒到四十一岁解去彭泽令,前后几仕几隐,实际做官时间不到三年,他的理想火花就这样在黑暗现实里稍纵即逝。因此,他借“醉人”的语言,指责黑暗社会,揭露政治危机,鄙弃虚伪世俗。

       组诗《饮酒二十首》前有小序,这是研究陶渊明的思想和创作的重要资料。“闲居寡欢”、“顾影独尽”,可见诗人是在极度孤寂、痛苦的心境下写《饮酒》诗的。“纸墨遂多,辞无让次”,可见这中间有个由少到多,逐渐积累的过程,并非一时所作,而是诗人把他平时积聚在胸中的所想所感,借“既醉之后”这个最恰当的时机抒发出来的。

       关于《饮酒二十首》的写作年代,至今尚无定论。历来大致有六种说法:元兴二年癸卯(403年)说、元兴三年甲辰(404年)说、义熙十年甲寅(414年)说、义熙二年丙午(406年)说、义熙十二三年(416、417年)说、义熙十四年戊午(418年)说。

作品赏析

       陶渊明组诗《饮酒二十首》虽冠以“饮酒”之名,却纳入了丰富、复杂的思想内容。

一、对社会现实的关注和批判。这类诗篇在《饮酒》诗中约占半数。这个事实雄辩地说明,陶渊明并非像人们通常所说的那样脱略世故、超然物外,忘情于现实。《饮酒》诗的第一首,就抒发了他对动荡不安、变幻莫测的政局的无限感慨。衰荣无定在,彼此更共之。邵生瓜田中,宁似东陵时。寒暑有代谢,人道每如兹。达人解共会,逝将不复疑。忽与一筋酒,日夕欢相持从表面工看,诗人是在感叹时序的变迁推移、人事的荣枯浮沉,骨子里却反映了他对时局的关切和隐忧,梁昭明太子萧统在《陶渊明集·序》里说“语时事则指而可想、论怀抱则旷而且真。”这是很有见地的。陶渊明生活在乱世。他是乱也看惯了,篡也看惯了。在他生活的那段时间里,东京司马氏统治集团内部的权力之争,此起彼伏,从来没有停息过。这时,以镇压农民起义、平定内乱起家的新军阀刘裕,独揽东晋的军政大权,正虎耽耽地欲代晋自立。在晋宋易代前夕,陶渊明思绪万千,感慨极多,但又无力改变这充满刀光剑影的局势,于是,只好以酒消愁了,“忽与一筋酒,日夕欢相持”。在《饮酒》诗中,陶渊明不仅对时局表示了自己的忧虑和关切,社会现实的昏暗、道德风气的败坏,也使诗人感到愤慨不安这些也就成了他在诗中一再遣责的对象。这样的例子是很多的,如第二首“积善云有报,夷叔在西山。善恶苟不报,何事空立言。”他埋怨社会的善恶不报、赏罚不明。第六首的“雷共同誉毁”、第七首的“众草没其姿”,他指责社会的是非不分、贤愚倒置此外,像第三首的“道丧向千载,人人惜其情”、第十二首的“世俗之相欺”、第十七首的“鸟尽废良弓”等等,也都是针贬时弊的。他的这种愤世疾俗、猖介不阿的品格是超乎流俗之上的,与伟大爱国诗人屈原的疾恶如仇、修身洁行,其思想感情、斗争精神是有共同之处的。这两位诗人虽然所处的时代、阶级地位不同,各自的情况也不完全一样,一个坚持革新政治而为守旧势力所不容,一个不愿与世俗为伍而弃官闲居。但他们不屈服、不妥协的斗争精神和高洁的人格却是一致的,也是一脉相承的。在陶集中,陶渊明虽然很少提到屈原的名字,但他受到屈原的影响是很明显的,也是十分深刻的。这不仅表现在对待现实生活的态度上,还表现在艺术表现手法上。与其说陶诗“其源出于应豫”,倒不如说在某些方面较多地得力于《楚辞》,似乎更符合实际情况。在《饮酒》诗第十二首中,陶渊明更集中地批判了那些趋炎附势、名利熏心的封建士大夫文人。“羲农去我久,举世少复真。汲汲鲁中史,弥缝使其淳。凤鸟虽不至,礼乐暂得新。侏泅辍微响,漂流逮狂秦。诗书复何罪,一朝成灰尘。区区诸老翁,为事减殷勤。如何绝世下,六籍无一亲。终日驱车走,不见所问津。若复不快饮,空负头上巾。但恨多谬误,君当恕醉人。”诗人感叹羲农时代那种淳朴自然的社会风气已一去不复返,赞美为使社会归朴返淳而席不暇暖的孔子,以及为六经而勤奋讲学的汉儒伏生、田生等人,同时也痛斥了现实社会中的无行文人,他们置儒学于不顾,都在贪婪音进、依附新贵,再也没有一个像孔子那样问津的人了。结尾四句突然说起饮酒,以掩饰自己内心的苦闷和愤满情绪。对于那些无耻文人,诗人是深深厌恶的,但他又不得不表面上与之应酬。在第十三首诗里,就表现了这样一种矛盾情况,诗人尽管与那些人同席饮酒,但由于思想志趣不同,常常是貌合神离、话不投机。他们自称为“醒”者,陶渊明也就以“醉”者的姿态出现,作醉人醉语,给对方来一个“醒醉还相笑,发言各不领”。“醉”者和“醒”者是这样的不协调,显得十分幽默风趣、滑稽可笑。“世人言醉时是醒时语”,真正的醒者,不是那些自称为“醒”者的人,而是诗人陶渊明。陶渊明何偿有丝毫醉意他头脑清醒,关注社会现实,只不过是用“醉”眼看世界罢了。

二、表现诗人高洁坚贞的人格和操守。这类诗多般运用比喻象征的手法,托物言志。如第八首:“青松在东园,众草没其姿。凝霜珍异类,卓然见高枝。连林人不觉,独树众乃奇。”在中国古代诗文里,自孔子的“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这句至理名言问世后,青松多被用来象征高尚的品格和气节,相沿成习,至今未复。陶渊明继承了这一传统表现手法,也常常在其诗文中以青松自比。如《和郭主簿二首》中的“芳菊开林耀,青松冠岩列”。《归去来辞》中的“抚孤松而盘桓”等。上面引的这首诗也是这样。诗的前四句正是诗人自我形象的真实写照。它那不畏严寒,卓然屹立的形象正是诗人不肯与世俗同流合污的高尚品格的写照。钟嵘在评论陶渊明诗歌创作时说“每观其文,想其人德。”此外,陶渊明还以幽兰自喻,第十七首中有这样的句子“幽兰生前庭,含薰待清风。清风脱然至,见别萧艾中。”他要像幽兰一样自始至终保持芳洁的品质,决不像萧艾那样见风使舵、随波逐梳。在这里幽兰和萧艾对举,与前首诗青松和众草同提一样,是含有批判在森严的门阀制度统治下埋没人才、颠倒是非的黑暗现实这个意思在内的。虽然这种批判的意义不像鲍照《拟行路难》中的一些诗歌那样慷慨陈词、悲愤激切,’但它毕竟还是反映了中国封建社会里不少正直文人怀才不遇、饮恨终生的艰难处境。

三、表现诗人归隐到底,决不半途而废的决心。怎样才能保持高尚坚贞的品格,做到出污泥而不染呢?在陶渊明看来,只有远离官场、归隐田园,才是唯一行之有效的途径。在《饮酒》诗中,有不少诗篇是反映他这种思想状况的。

       1、诗人认真而又痛苦地回忆了他所走过来的人生道路。他说:“少年罕人事,游好在六经。仁行向不惑,淹留遂无成。竟抱固穷节,饥寒饱所更。”(第十六首)“畴昔苦长饥,投来去学仕。将养不得节,冻馁固缠己。是时向立年,志竟多所耻。遂尽介然分,终死归田里。冉冉星气流,亭亭复纪。世路廓悠悠,杨朱所以止。”(第十九首)诗人在青少年时代,是一个朝气蓬勃,尊奉六经、胸怀济世大志的人。在宦海里几经周旋以后,他的理想破灭了。这使他很痛苦,但又不愿逐流世俗,于是“终使归田里”,走上了辞官归隐的道路。所谓“志竟多所耻”、“世路廓悠悠,杨朱所以止”,是针对当时黑暗、混浊的社会现实而发的,也透露了他“逃禄归耕”的部分真实原因。

       2、在归田后,陶渊明不仅要排除社会舆论的袭击,而且还要克服生活上的重重困难。陶渊明的弃官归田,为囿于世俗之见的人所不理解,曾招来不少非议和讥笑。他在《祭从弟敬远文》里就谈到了这点:“余尝学仕,缠绵人事,流浪无成,惧负素志,敛策归来,尔知我意。常愿携手,置彼众议。”面对着来自世俗的非议和讥笑,诗人的态度是“置彼众议”,走自己认定的路。在《饮酒》诗里,他不仅愤怒地指出“行止千万端,谁知非与是”而且表示要“摆落悠悠谈,请从余所之”。陶渊明这种置非议和讥笑于度外,毅然“息驾归闲居”,并且要一直隐居下去的思想和行为,是需要有点勇气和胆识的。关于这个时期的生活,诗人是这样描写的:“贫居乏人工,灌木荒余宅。班班有翔鸟,寂寂无行踪。”(第十五首)由于家境清贫,人手缺乏,自己的住宅也呈现出一片荒芜冷落的景象。这种贫困的生活在第十六首中写得更具体,更形象:“竟抱固穷节,饥寒饱所更。弊庐交悲风,荒草没前庭。披褐守长夜,晨鸡不肯鸣。”“披褐守长夜,晨鸡不肯鸣”,没有饱经饥寒煎熬的人,是无法写出这样的语言来的。陶渊明不愧为生活中的强者,贫穷窘困不但没有把他压垮,反而把他磨炼得更加坚强。“托身已得所,千载不相违。”一些好心人出于对诗人的关心,也曾劝他出仕,他拒绝了。“清晨闻叩门,倒裳往自开。问子为谁软,田父有好怀。壶浆远见候,疑我与时乖。玄监缕茅檐下,未足为高栖。一世皆尚同,愿君泊其泥。深感父老言,察气寡所谐。纤髻诚可学,违己诅非迷。且共欢此饮,吾驾不可回。”诗中的“田父”,可能实有其人,也可能是诗人假托以寄意。对“田父”的好心,陶渊明是感激的。但要他出仕,诗人是不能接受的。

       3、陶渊明不肯与世俗共浮沉,而要固守穷节,这是一种什么力量支持他呢?通观《陶渊明集》,其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而其中的一点,就是从历代高隐先贤那里获得了精神力量。这一点很重要,不容忽视。他在《饮酒》诗中之所以反复提到商山四浩、伯夷叔齐、孔子颜回、荣启期以及汉朝的杨一伦、张挚等,其原因也就在这里。在上述人物里,有的是著名的隐士,有的是儒学的始祖,有的是安贫乐道的典范。他们都是陶渊明衷心景仰崇拜的人物。有时,诗人为他们钓高风亮节大唱赞歌:“长公曾一仕,壮节忽失时。杜门不复出,终身与世辞。仲理归大泽,高风始在兹。”(第十二首)有时诗人又为他们的坎坷际遇大鸣不平:“颜生称为仁,荣公言有道。屡宫不获年,长饥至于老。”(第十一首)陶渊明抬出历史上的亡灵,除了赞美膜拜之外,是另有深意的。赞美他们就是对自己所选择的道路的充分肯定,就是“觉今是而昨非”这一思想认识的另一种表现形式;同情他们,是为了抒发他壮志不酬,终身坎坷的不平之气,是他长期郁积在胸的怨愤情绪的自然流露。这种情况倘若证之以陶渊明的其他诗文,也就更清楚了。比如写于比《饮酒》诗稍后两三年的《咏贫士》七首。在这组诗里,第一、二首纯属自咏,他把自己比喻为无所傍依、不见“余晖”的孤云,借以抒发他那闲居田园,孤独苦闷的情怀。此下五首分咏六位贫士,歌颂他们贫贱志不移的高尚气节。对此,邱嘉穗曾作了颇为精辟的论述,他说“余尝玩公此下数诗,皆不过借古人事作一影子说起,便为设身处地,以自己身分准见古人心事,使人读之若咏古人,又若咏自己,不可得分,此盖于叙事后,以议论行之,不必沽沽故实也。”自咏与分咏并列,又总归在《咏贫士》诗题下,并且还“以自己身分推见古人心事”,很明显,陶渊明‘咏古人”,实在也就是“咏自己”总之诗人从这些高隐先贤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得到了安慰、寄托,获得了鼓舞自己归贻到底,决不半途而废的精神力量。“不赖固穷节,百世当谁传”,这就是他的结论。

四、反映诗人闲居的田园生活情趣和及时行乐的消极思想。在《饮酒》诗中,陶渊明多处表现了他闲居田园的生活情趣,最典型的当首推第五首:“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又忘言。”这是一首历来为人称道,看法又有分歧的诗。从艺术上看,它以质朴、平淡的语言,神韵飞动的气势,描绘出一种以情为主、融情于景的深远意境。在诗人的笔下,大自然充满盎然生机,给人以美的享受和满足。从思想内容看,它十分鲜明地表现了陶渊明归隐田园采菊赏景的生活情趣,以及在大自然的启迪下所领悟到的人生真意。在艺术上大家的看法是统一的,分岐点主要表现在对思想内容的理解上。历代陶渊明论者,他们往往根据“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句和陶集中其它几首描写田园生活的诗,认为陶渊明“浑身静穆”、“悠然自得”,并进而得出他是一位超然尘世的“田园诗人”或“隐逸诗人”的结论。这显然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这一结论之不符合实际情况,首先就在于它对陶渊明的作品缺乏历史的、全面的考察。无可讳言,在陶渊明的身上,在他的创作中,的确有“静穆”、“悠然”的一面,闲居田园的生活情趣也时有表现。这也是不足为怪的,因为他毕竟既不是“庐山底下一位赤贫的农民”,也不是“农民诗人”,而是封建地主阶级的知识分子。归田后,他虽然参加了一些轻微的农事劳动,有较多的机会接近下层劳动人民,对他们的生活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思想上的距离也较前有了缩短,但陶渊明并没有脱胎换骨,始终还是封建地主阶级的知识分子。作为封建地主阶级知识分子的陶渊明,在其作品里表现出一些心闲意远的思想志趣,也是可以理解的。正如中国文学发展史任何一位著名的作家、诗人一样,他们的思想,他们的作品,积极的和消极的东西常常是并存的。陶渊明当然也是如此。不能因为他有消极的一面,就全盘否定。其实陶渊明的作品所表现出来的封建地主阶级知识分子的思想志趣,终究是非本质、非主流的,本质的、主流的东西则是他对现实社会的关注和批判,对理想的追求和人生的艰苦探索,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纯洁友情的歌颂,是对不肯与世俗同流合污而坚持归隐的决心和高尚人格的赞美。而他的农事诗则更曲折地反映了当时劳动人民的艰难处境,这些都是具有积极意义的思想内容,是陶渊明作品中本质的、主流的东西。

       其次,这一结论也不完全符合这首《饮酒》诗的实际情况。苏轼说:“渊明意不在诗,诗以寄其意耳。‘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则本自采菊,无意望山。适举首而见之,故悠然忘情,趣闲而累远。此未可于文字、语句间求之。”这段话给这首诗作了很好的注脚。陶渊明在采菊之际,心本闲。偶见南山薄暮之景,景与意会,情与景融,便悠然忘情,神游物外。不过,这种悠然的心境也仅仅是他瞬间的思想活动,是不可能持续很久的。它在陶集中并不多见,在《饮酒》诗中,严格地说也只有这么一首。就是在这一瞬间的悠然之中,诗人还提到了“车马喧”。这说明尘世的喧扰、纷乱尚未从诗人的思想中排除净尽,还在不断地敲击着他的心扉,使他不得宁静,以致常常沉浸在痛苦的回忆中。而且这悠然心境的获得,正是他摆脱尘世的羁绊、弃官闲居的结果。总之,陶渊明“结庐在人境”这首诗,表现了他归隐田园的生活情趣,有“静穆”“悠然”的一面,但于尘世亦未能忘情和冷漠。看到前者而否定后者,固然是错误的;而看到后者而忽视前者,同样是不正确的。“对于生死存亡的重视、哀伤,对人生短促的感慨、哨叹,从建安直到晋宋,从中下层直到皇家贵族,在相当一段时间中和空间内弥漫开来,成为整个时代的典型音调。”陶渊明也毫不例外地受到了这种时代流行“病”的传染,而在其创作中表现出一些不健康的,甚至消极颓废的思想情绪。在《饮酒》诗中,他感叹人生短暂:“所以贵我身,岂不在一生。一生复能几,倏如流电惊。鼎鼎百年内,持此欲何成?”(第三首)“宇宙一何悠,人生少至百。岁月相催逼,鬓边早已白。若不委穷达,素抱深可惜。”(第十五首)人有生死,这是自然界的规律。陶渊明是重生不惧死的,他倒比较达观,这从他的《拟挽歌辞三首》可以看出。对于生,他是重视的,他认为人生的短促,如白驹之过隙,内心充满了无限的哀怨忧伤。既然人生是这样的短促,一纵即逝,那么怎样才能使这有限的人生得以延续或者变得充实而有价值呢?他是不相信炼丹修仙那一套的,“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在陶渊明看来,只有及时行乐,才能弥补人生短促的不足。他讥笑那些名利场中的人,“有酒不肯饮,但顾世间名”。名是身后物,陶渊明是不介意的,要紧的是“称心”,只要能“称心”,即使生前枯槁,死后裸葬也没关系。当然,他所说的“称心”的内涵是多方面的,及时行乐是其主要的一面。·陶渊明的这种消极颓废的思想,对后世影响颇大,是《饮酒》诗中与民主性的精华并存的封建性糟粕,并且这种精华与糟粕有时又处于交织状态,积极的成分里蕴藏着消极的因素,消极的思想也流露出可取的东西。

       前面把这组诗的思想内容分成四个方面,那是为了行文的方便,事实上要复杂得多。因此在探讨《饮酒》诗的思想内容时,应该持审慎的态度,要具体分析,区别对待。在中国诗歌发展史上有这样一个现象:诗和酒有着密切的关系。自有诗以来,酒便踏进了诗歌领域,而且随着时代的发展,其关系更见密切。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就已经有了群饮失仪的生动描写。在《楚辞》里,也有以酒娱神的精彩场面。到了两汉魏晋南北朝,酒在诗中的比重加大了,饮酒成了人们抒发感慨、排忧遣闷的方式或手段,出现了像阮籍、陶渊明这样一些饮酒诗人。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素以豪饮名世,被人们称之为“酒仙”,给后人留下了斗酒诗百篇的佳话,其名篇之多令人叹为观止。唐代其他诗人也写了不少脍炙人口的饮酒诗篇。宋以后,以酒入诗者虽然不乏其人,但盛况终不如以前,而在作为诗的重要形式的词里,却大有起色。这大约跟“诗言志,词抒情”的传统观念有关,像饮酒之类的生活小事,是不能入诗的。否则就要受到批评,被认为是“以词为诗”,这样以来,也只好让位于词了。

       综上可知,在中国诗歌发展史上,诗和酒结下了不解之缘。在以酒入诗者中,陶渊明是位突出的人物。他一生写了许多饮酒诗。可以这样说,他是中国古代第一个大量写饮酒诗的诗人。据统计,在他现存的一百四十二篇诗文中,说到饮酒的共有五十六篇,约占其全部作品的百分之四十。他的《饮酒》诗,包括诗前小序、说到饮酒的也有十首。饮酒诗在陶集中的确不算少了,即使不能说是绝后的也应该是空前的。前人说“渊明之诗,篇篇有酒”。白居易也说陶渊明的诗“篇篇劝我饮,此外无所云”。这些话虽然不免有夸大失实,甚至曲解的地方,但他们毕竟看到了陶集中有大量饮酒诗这个基本事实。陶渊明的好友颜延之写的《陶徵士诔》也说他“性乐酒得”。《宋书》本传对陶渊明好饮的传闻趣事,有尤为详尽的记载。萧统的《陶渊明传》也有类似的记载,文字略有出入,意思却是一致的。陶渊明对自己的嗜酒,也是直认不讳的。他在自传性质的《五柳先生传》里,就曾经这样说过:“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在《归去来辞·序》里也说:“彭泽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为酒,故便求之。”在谋求差使时,酒也成了他首先想到的一个方面。《饮酒》诗前的小序又说:“偶有名酒,无夕不饮,顾影独尽,忽焉复醉。”可见酒在他的生活中是不可缺少的,它伴随着诗人度过了不同寻常的岁月。陶渊明似乎也意识到了酗酒的危害性,曾决定戒酒。大约终因决心不大而毫无成效,只得作罢。陶渊明何以嗜酒成癖呢?这固然跟他的个人爱好以及当时社会普遍存在的人生短促、及时行乐的消极颓废思想有直接的关系,但如果仅仅是这样,只要经济条件许可,他尽可以大饮特饮,就不必在《饮酒》诗中闪灼其辞、欲言又止。这里面一定有难言之隐。要揭开这个秘密,首先必须从他所处的时代去考察。鲁迅说:“陶潜之在晋末,是和孔融于汉末与摇康于魏末略同,又是将近易代的时候。”在这晋宋易代之际,政治形势是更加险恶了,刘裕为篡夺帝位在加紧实行高压政策,以清除异己,壮大自己的力量。据《通鉴》记载,晋安帝义熙八年,刘裕矫诏杀死充州刺史刘藩、尚书左仆射谢混,又引兵袭荆州,刘毅兵败自缢而死。次年,又杀诸葛长民及弟黎民、幼民以及从弟秀之。义熙十一年,率兵攻伐荆州刺史司马休之,司马休之兵败而降后秦。面对着这腥风血雨的现实,陶渊明感到惶惑恐惧,这正如他后来在《感士不遇赋》里所说的那样“密网裁而鱼骇,宏罗制而鸟惊彼达人之善觉,乃逃禄而归耕,山疑疑而怀影,川汪汪而藏声”。稍有不慎,就会招来杀身之祸。竹林七贤中的嵇康,就成了改朝换代的牺牲品。历史的教训陶渊明是记忆犹新的。怎样才能全身远祸,这不能不成为他考虑的一个主要间题。弃官归田,是他早已迈出的第一步,但是光凭这一点,陶渊明也知道,那是远远不够的,还得谨小慎微,守口如瓶,不减否朝政人事。当然,也应该看到,陶渊明的隐居田园并非仅仅是为了全身远祸,还是有他的积极意义的,但也不能完全排除诗人的这种动机。然而,作为一个正直的诗人,在社会的种种不平和邪恶现象的面前,是不能视而不见、置若周闻的。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复杂了,一方面他要全身远祸,另一方面他又不能于世事无动于衷,怎么解决这个矛盾呢?“文帝初欲为武帝求婚于籍,籍醉六十日,不得言而止。钟会数以时事问之,欲因其可否而致之罪,皆以酣醉获免。”陶渊明从阮籍醉酒避祸的这些事实得到启迪,于是便借饮酒和饮酒诗的形式来抒发感慨,表示自己对现实的态度,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即便说错了,那也只是酒后失言,可以求得别人的谅解。这就是陶渊明嗜酒、大量写饮酒诗的主要原因。

名家点评

       宋代苏轼《东坡题跋·题渊明饮酒诗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因采菊而见山,境与意会,此句最有妙处。近岁俗本皆作‘望南山’,则此一篇神气多索然矣。古人用意深微,而俗士率然妄以意改,此最可疾。”

       宋代叶梦得《石林诗话》:“晋人多言饮酒,有至沉醉者,此未必意真在酒。盖时方艰难,人各罹祸,惟托于醉,可以粗远世故。”

       元代刘履《选诗补注》卷五:“靖节退归之后,世变日甚,姑每得酒,饮必尽醉,赋诗以自娱。此昌黎韩氏所谓‘有托而逃焉’者也。”

       明代钟惺、谭元春《古诗归》:“妙在题是饮酒,只当感遇诗、杂诗,所以为远。”

       清代王夫之《古诗评选》:“《饮酒二十首》,犹为泛滥。如此情至、理至、气至之作,定为杰作!世人不知其好也。”

       清代沈德潜《古诗源》:“‘弥缝’二字,该尽孔子一生。‘为事诚殷勤’五字,道尽汉儒训诂。末段忽然接入饮酒,此正是古人神化处。晋人诗,旷达者征引老庄,繁缛者征引班扬,而陶公专用《论语》。汉人以下,宋儒以前,可推圣门弟子者,渊明也。康乐亦善用经语,而逊其无痕。”

作者简介

       陶渊明(365~427),东晋诗人、辞赋家、散文家。一名潜,字元亮,私谥靖节。浔阳柴桑(治今江西九江)人。《晋书》《宋书》均谓其为系陶侃曾孙。曾任江州祭酒、镇军参军、彭泽令等,后去职归隐,绝意仕途。长于诗文辞赋。诗多描绘田园风光及其在农村生活的情景,其中往往隐寓着对污浊官场的厌恶和不愿同流合污的精神,以及对太平社会的向往;也每写及对人生短暂的焦虑和顺应自然、乐天安命的人生观念,有较多哲理成分。其艺术特色兼有平淡与爽朗之胜;语言质朴自然,而又颇为精练,具有独特风格。有《陶渊明集》。

       幼年学习的人像太阳刚升起的光芒;老年学习的人,像夜裏走路拿著蜡烛,总比闭上眼睛什麽也看不见要好。

       延伸意义可这样理解:年轻时多做学问对自己整个人生的影响像是太阳一样大,年老时做学问对整个人生的影响像蜡烛一样微弱,但即便如此,年老时也不能停止学习!

       出自《颜氏家训·勉学篇》。

       《颜氏家训》

       《颜氏家训》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一部内容丰富,体系宏大的家训,也是一部学术著作。作者颜之推,是南北朝时期著名的文学家、教育家。

       该书成书于隋文帝灭陈国以后,隋炀帝即位之前(约公元6世纪末)。是颜之推记述个人经历、思想、学识以告诫子孙的著作。

       共有七卷,二十篇。分别是序致第一、教子第二、兄弟第三、后娶第四、治家第五、风操第六、慕贤第七、勉学第八、文章第九、名实第十、涉务第十一、省事第十二、止足第十三、诫兵第十四、养心第十五、归心第十六、书证第十七、音辞第十八、杂艺第十九、终制第二十。

       教育思想

       作为传统社会的典范教材,《颜氏家训》直接开后世"家训"的先河,是我国古代家庭教育理论宝库中的一份珍贵遗产。颜之推并无赫赫之功,也未列显官之位,却因一部《颜氏家训》而享千秋盛名,由此可见其家训的影响深远。

       纵观历史,颜氏子孙在操守与才学方面都有惊世表现,光以唐朝而言,像注解《汉书》的颜师古,书法为世楷模、笼罩千年的颜真卿,凛然大节震烁千古、以身殉国的颜杲卿等人,都令人对颜家有不同凡响的深刻印象,更足证其祖所立家训之效用彰著。即使到了宋元两朝,颜氏族人也仍然入仕不断,尤其令以后明清两代的人钦羡不已。

       从总体上看,《颜氏家训》是一部有着丰富文化内蕴的作品,不失为民族优秀文化的一种,它不仅在家庭伦理、道德修养方面对我们今天有着重要的借鉴作用,而且对研究古文献学,研究南北朝历史、文化有着很高的学术价值;同时,作者在特殊政治氛围(乱世)中所表现出的明哲思辨,对后人有着宝贵的认识价值。

       正由于颜之推"生于乱世,长于戎马,流离播越,闻见已多",他对南北社会风俗、政治得失、学风特点有透彻的了解。入隋以后,便本着"务先王之道,绍家世之业"的宗旨,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处世哲学,写成《颜氏家训》一书训诫子孙。

       文学价值

       是中国古代家庭教育理论宝库中的一份珍贵遗产。

       从总体上看,《颜氏家训》是一部有着丰富文化内蕴的作品,不失为中国古代优秀文化的一种,它不仅在家庭伦理、道德修养方面对今天有着重要的借鉴作用。

       颜之推以学问广博著称。《颜氏家训》中《书证》篇考据名物,讨论语词训诂,《音辞》篇辨析声韵,"斟酌古今,掎摭利病",都颇具精义,反映出颜氏广博的学识和较深的造诣。

       自成书以来,广为流布,经久不衰。究其原由,主要是书中内容基本适应了封建社会中儒士们教育子孙立身、处世的需要,提出了一些切实可行的教育方法和主张,以及培养人才力主"治国有方、营家有道"之实用型新观念等,继承和发展了儒家以"明人伦"为宗旨的"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传统教育思想。

       历史地位

       反对空谈高论,不务实际等。

       《颜氏家训》一书不仅对当时诸如"玄风之复扇、佛教之流行、鲜卑之传播、俗文字之盛兴"等多方面作了较为翔实的纪录,为后人保留了一些很有价值的历史文献,还在它的《文章》篇中,通过论述南北朝时的作家作品,反映了当时的文学观点和他自己的文学主张。

       颜之推很重视文学。他批评扬雄视文学为雕虫小技的说法,并从个人立身修养的角度说明文学(包括学问、口辩、作文等文化修养)的重要性。对于文学的功用,颜之推不狭隘地仅仅把它归结为服务于政治教化和实用,他也肯定文学具有愉悦耳目、陶冶性灵的审美功能,同时也在自己的写作实践中表现出了较强的文学审美能力。

       他的文章内容真实,文笔平易近人,具有一种独特的朴质风格,对后世的影响颇为深远。

       非常高兴能与大家分享这些有关“贫士是什么意思”的信息。在今天的讨论中,我希望能帮助大家更全面地了解这个主题。感谢大家的参与和聆听,希望这些信息能对大家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