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成语接龙 成语接龙

缁衣怎么读_缁衣怎么读什么意思

zmhk 2024-05-13 人已围观

简介缁衣怎么读_缁衣怎么读什么意思       下面,我将用我自己的方式来解释缁衣怎么读的问题,希望我的回答能够对大家有所帮助。让我们开始讨论一下缁衣怎么读的话题。1.杨布打狗阅读答案2.夫子曰:好美如好缁衣,恶恶如恶巷伯,则民臧秘而刑不屯 。

缁衣怎么读_缁衣怎么读什么意思

       下面,我将用我自己的方式来解释缁衣怎么读的问题,希望我的回答能够对大家有所帮助。让我们开始讨论一下缁衣怎么读的话题。

1.杨布打狗阅读答案

2.夫子曰:好美如好缁衣,恶恶如恶巷伯,则民臧秘而刑不屯 。《诗》云:“仪刑文王,万邦作孚。”

3.文言文杨布打狗阅读答案

4.走之底上面个化字应该怎么读?怎么打出来?

5.橙子亡缁衣的翻译

6.《诗经·缁衣》——家庭亲情最温馨

缁衣怎么读_缁衣怎么读什么意思

杨布打狗阅读答案

       杨朱的弟弟叫杨布,他穿着件白色的衣服出门去了。遇到了大雨,杨布便脱下白衣,换了黑色的衣服回家。他家的狗没认出来是杨布,就迎上前冲他叫唤。杨布十分生气,想要打它。杨朱说:“你不要打狗,如果换做是你,你也会是像它这样做的。假如刚才你的狗离开是白色的而回来变成了黑色的,你怎么能不感到奇怪呢?”

       注释

       1.杨朱:战国初期哲学家。

       2.曰:名叫。

       3.衣:穿。

       4.素:白色。

       5.雨:下雨。

       6.衣:上衣,这里指衣服。

       7.缁(zī):黑色。

       8反:同"返"返回,回家。

       9.知:了解,知道。

       10.而:连词,表转折。

       11.吠:大叫。

       12.怒:生气,愤怒。

       13.将:打算。

       14.扑:打、敲。

       15.犹是:像这样。

       16.向者:刚才。向,从前,往昔。

       17.使:假使,假若。

       18.岂:怎么。

       19.无:同“毋”,不,不要。

       20.怪:对……感到奇怪。

       21.子无扑之,子 :你

       (1)衣素衣而出:他穿着件白色的衣服出门去。衣:第一个衣是名词的词类活用,名词活用为动词,穿衣;第二个衣是名词,衣服。

       (2)天雨,解素衣:天下雨,他脱下白衣服。

       (3)迎而吠之:迎上去(冲杨布)大叫。

       (4)子亦犹是也: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也是这样的。(是:如此;这样)

       (5)岂能无怪哉:怎么能不感到奇怪呢

       寓意

       1.当朋友误解自己的时候,不要头脑发热,动怒发火;而应该设身处地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要学会换位思考,并理解别人。

       2.以短浅的目光看到事物的表面而看不到事物的本质,是不对的.

       3.事物是千变万化的,要想正确地认识事物,就不能用一成不变的眼光来看待事物,更不能被一时的表面现象所迷惑,要抓住事物的本质。

       4.凡遇是非,务必先内求诸己,切莫忙于责人!

       5.遭遇别人不友好的表现,应设身处地,反躬自问,不应一味责怪别人。

夫子曰:好美如好缁衣,恶恶如恶巷伯,则民臧秘而刑不屯 。《诗》云:“仪刑文王,万邦作孚。”

       裘读音qiú。

       1、反裘负薪:fǎn,qiú,fù,xīn:反穿皮袄背柴。形容贫穷劳苦。也比喻为人愚昧,不知本末。同“反裘负刍”。

       2、克绍箕裘:kè,shào,jī,qiú:比喻能继承先辈的事业。《尚书·冏命》:“俾克绍先烈。”《礼记·学记》:“良冶之子,必学为裘;良弓之子,必学为箕。”克绍:能够继承。箕裘:祖先的事业。

       3、集腋成裘:jí,yè,chéng,qiú:把许多狐腋缝在一起就可做成一件皮袄。比喻聚少成多,积小为大。《慎子·知忠》:“庙廊之材,非一木之枝;狐白之裘,非一狐之腋。”,腋:腋下,这里指狐腋下的皮毛。裘:皮袄。

       4、裘马声色:qiú,mǎ,shēng,sè:衣轻裘,乘肥马,醉心歌舞,迷恋女色。谓贪图享受,生活糜烂。

       5、裘弊金尽:qiú,bì,jīn,jìn:皮袍破了,钱用完了。比喻境况困难。

       6、狐裘蒙茸:hú,qiú,méng,róng:用以比喻国政混乱。蒙茸,蓬乱的样子。同“狐裘蒙戎”。

       7、裘马清狂:qiú,mǎ,qīng,kuáng:指生活富裕,放逸不羁。

       8、裘马轻肥:qiú,mǎ,qīng,féi:身上穿着软皮衣,骑着肥壮骏马。指生活富裕,放荡不羁。

       9、披裘负薪:pī,qiú,fù,xīn:裘:皮毛衣服。穿着裘褐,背着柴薪。形容志高行洁的隐士。

       10、箕引裘随:jī,yǐn,qiú,suí:比喻子弟能继承父兄之业。

裘字例句:

       1、羊皮、羊毛可制衣,羊裘、羔裘自古以来就是十分名贵的服饰。

       2、所以说人“德如羔羊”,古时高级官员用羔裘作朝服,以显示自己有羔羊般的纯洁品德。

       3、羔裘,黑色羊羔皮做的皮袍。

       4、慨“羔裘”鲜艳又漂亮,国之英杰真风光;叹“清人”御敌之卫疆,师溃而高克泪下。

       5、因为羊的品德这么高尚,古时高级官员用羔裘作朝服,以显示自己有羔羊般的纯洁品德。

       6、黑色羔裘,黑色冠冕,不穿去吊丧。

       7、缁衣,羔裘;素衣,麑裘;黄衣,狐裘。

       8、但不管是臣子思君还是怨妇怀人,这袭羔裘里总有某种恋皮的气息挥之不去。

       9、正因为羊的品德这么高尚,古时高级官员用羔裘作朝服,以显示自己有羔羊般的纯洁品德。

       10、此人剑眉入鬓,薄唇冷峭,身姿颀长,头顶青玉冠,皂白暗纹袍,绣金黑裘带,一色的描花护腕束了袖子,跨过高槛,正向里缓步走来。

文言文杨布打狗阅读答案

       释郭店简《缁衣》①

        ——以今本《礼记·缁衣》为参照

        (主要依据涂宗流 刘祖信 《郭店楚简《缁衣》①通释》下简称为“涂刘按”,另参照刘信芳:《郭店简〈缁衣〉解诂》;周桂钿:《〈郭店楚墓竹简·缁衣〉研究札记》;李零:《郭店楚简校读记》;廖名春:《新出楚简试论》)

        一 夫子曰:好美如好缁衣,恶恶如恶巷伯②,则民臧秘而刑不屯 ③。《诗》云:“仪刑文王,万邦作孚。” ④

        ①涂刘按:郭店楚简《缁衣》(以下称简本)与《礼记?缁衣》(以下称今本),其内容大体相合,应是同一文本的不同传本。简本无今本的第一及第十六两章。章序有很大不同,文字也有不少出入。

        按:

        简本《缁衣》无今本第一章,即“子言之曰:‘为上易事也,为下易知也,则刑不烦矣。’”

        也无今本第十六章,即子曰:“小人溺于水,君子溺于口,大人溺于民,皆在其所亵也。夫水近于人而溺人;德易狎而难亲也,易以溺人;口费而烦,易出难悔,易以溺人;夫民闭于人而有鄙心,可敬不可慢,易以溺人。故君子不可以不慎也。太甲曰:‘毋越厥命,以自覆也。若虞机张,往省括于厥度则释。’兑命曰:‘惟口起羞,惟甲胄起兵,惟衣裳在笥,惟干戈省厥躬。’太甲曰:‘天作孽,可违也。自作孽,不可以以逭。’尹吉曰:‘惟尹躬天见于西邑夏,自周有终,相亦惟终。’”

        另简本《缁衣》第十八章无今本“子曰:‘下之事上也,身不正、言不信则义不壹、行无类也。’”

        第九章, 今本“从容有常”后,有“以齐其民”一句,未见於竹简。又今本引《诗》云:“彼都人士,狐裘黄黄。其容不改,出言有章。行归于周,万民所望。”较竹简引《诗》多出三句。犹为重要的是,今《彼都人士》之首章以“黄、章、望”韵(阳部),而竹简所引以“引、信”韵 (真部),这已不是一般的异文问题,具体原因,有待进一步研究。 (郭店简《缁衣》解诂 作者:刘信芳 )

        郭店楚简本第五章只引《诗?小雅?节南山》“隹秉?成,不自为贞,卒?百眚”三句,而《礼记?缁衣》篇在这三句前却多出“昔吾有先正,其言明且清。国家以宁,都邑以成,庶民以生”五句逸《诗》,从体例上看,此处逸《诗》当为后人窜入。郭店楚简本第十二章引“寺员:?大夫共?,林人不?”两句,既不见於《诗经》,也不见於它书,《郭店楚墓竹简》一书认为当属逸《诗》,其说是。《礼记?缁衣》篇於此章只引《尚书?甫刑》,没有引《诗》。(廖名春《新出楚简试论》)

        尽管简本《缁衣》与今本《缁衣》内容大致相同,但是其排列次序却大相迥异(除了简本无今本第一章的原因之外),排列位置相同的只有六、九、十三、十八四章。

        ② “美”,今本作“贤”。刘信芳按:《释文》引郑《目录》:“善其好贤者之厚,故述其所称之诗以为其名也。《缁衣》,郑诗美武公也。

        按:

        “如好缁衣,如恶巷伯”,今本脱“好”“恶”二字。缁衣,出自《诗?国风?郑风?缁衣》。可参看《毛诗序》:“《缁衣》,美武公也。父子并为周司徒,善于其职,国人宜之,故美其德,以明有国善善之功焉。”《笺》:“父谓武公父桓公也。司徒之掌十二教,‘善善者’,治之有功也。郑国之人皆谓桓公、武公居司徒之官,正得其宜。”

        巷伯,出自《诗?小雅?小昊之什?巷伯》,参看《毛诗序》:“《巷伯》,刺幽王也。寺人伤于谗,故作是诗也。”《笺》:“巷伯,奄官。寺人,内小臣也。奄官上士四人,掌王后之命,于宫中为近,故谓之‘巷伯’,与寺人之官相近。谗人谮寺人,寺人又伤其将及巷伯,故以名篇。”

        疑此处的谗人应为巷伯。根据巷伯之诗,似乎是巷伯欲与寺人图谋不轨之事,而寺人不从,故巷伯进谗言陷害之,以免其阴谋败露。故诗之结尾曰:寺人孟子,作为此诗。凡百君子,敬而听之。表达了对巷伯之流的愤怒与无奈之情。

        ③“则民臧秘而刑不屯”,今本作“则爵不渎而民作愿,刑不试而民咸服”。

        信芳按:《说文》“秘”字云:“权度多少中其节谓之秘。”盖执政者好恶分明,则民知其节度而秘择之,此“臧祔”之谓。孔子认为,国君能效法先王,民知贵贱之度,则国治而有序(参下引)。是“臧祔”之引申义,谓民顺适君王之好恶,以别贵贱善恶之度也。从刘说。

        臧秘,查《辞源》,臧有善,奴隶,贿赂或盗窃之物,姓,收藏五个义项;秘则有神(即神秘不可测之意),隐密,希奇,闭四个义项。根据句意,另据刘信芳的注释,似有民于其君之好恶而知节度,自觉扬善而隐恶之意。

        另按李零说法,“臧秘”读作“咸力”,力即尽力、竭力的意思。李零此处校读可能是参照了今本的“刑不试而民咸服”,符合今本之意。可备一说。

        刑,李零读为“型”,注曰:“型”,原作“刑”,下文引诗有“仪型”之语,这里的“刑”是相应于《诗》,应读为“型”。但参看今本,刑乃刑罚之意,更贴近原意。所以,仍读作“刑”。

        屯,今本读作“试”。刘信芳按:字形之误也。《离骚》:“屯余车其千乘兮。”王逸注:“屯,陈也。”春秋时多铸刑器,《左传》昭公六年郑子产铸刑书,叔向云:“今吾子相郑国,作封洫,立谤政,制参辟,铸刑书,将以靖民,不亦难乎?《诗》曰:仪式刑文王之德,日靖四方。又曰:仪刑文王,万邦作孚。如是何辟之有。民知争端矣,将弃礼而征於书。”……且叔向所引之《诗》,亦见《缁衣》所引。可知简文“刑不屯”即“刑不陈”。今本作“刑不试”,自汉迄今,误之久矣。从刘说。

        ④诗云,今本作“大雅曰”。万邦,今本作“万国”。“《诗》云”引文见《诗·大雅·文王》,“邢”,法也。孚,相信。言惟效法文王,才能赢得万邦信任。涂刘按:今本避汉高祖讳改“邦”为“国”,可证今本抄定于汉初。

        释:该章为今本第二章。孔子说:“如果君主爱好贤能如《缁衣》中所描述的那样,憎恶谗人能如《巷伯》中所描述的那样,那么人民就会知善恶之度,主动隐恶扬善,刑罚也就不需要陈设。《诗》上说“(仪容)惟效法文王,才能赢得万邦信任”。

       二 子曰:有国者章好章恶①以视民厚,则民情不忒② 。《诗》云:“靖共尔位,好是正直。”③

        ① “章好章恶”,今本作“章善瘅恶”。

        涂刘按:“好”改为“善”,使夫子口语变为书 面语,失去特色。“瘅”,病也。

        刘信芳按:作“善”作“义”者皆非(指“好”字),有如竹简本第一章“美”,汉儒改作“贤”。孔子所述,原本平易近人 ,故用“美”,用“好”,汉儒改“美”为“贤”,改“好”为“善”、为“义”,用字虽典雅,然已使夫子之口头语变成了书面语,似是而非矣。“章”者,明也,经典多用“彰”。 《书·尧典》“平章百姓”注疏:“明也。”从刘说。

        按:“瘅”,查古汉语字典,有因积劳成病,憎恨,炽热、炎热和热症四个义项。根据今本之意,“章善瘅恶”中的“瘅”同“章”相对,应为动词,作憎恨讲。涂刘的解释疑有误。

        ②视,今本作“示”,忒,今本作“贰”。涂刘按:“视”、“示”两字通。“民情不忒”, “忒”原释文作“弋”,今本作“贰”,依“裘按”定为“忒”。

        刘信芳按:汉儒所传之本或作“视”,递省作“示”。厚,《礼记·坊记》“以厚别也”。郑注:“厚,犹远也。”盖章好章恶则善恶之分也远矣,民是以知从善而远恶。忒,《郭店》释“弋”,裘按释“忒”,裘说是也。今本作“贰”,《释文》或作“忒”。 《诗·曹风·?鸠》“其仪不忒”毛传:“忒,疑也。”

        按:

       《论语·学而》“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此处意为忠厚老实或仁慈宽厚。似与“以视民厚”意义相符。

        《论语·卫灵公》“子曰:‘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则远怨矣。’”此处意为多或严厉之意。

        《大学》“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此处有重视看重之意,厚者指代家。

        《坊记》“ 子云:‘父子不同位,以厚敬也。’”此处厚亦有重视之意。

        “子云:‘父母在,不称老,言孝不言慈;闺门之内,戏而不叹。君子以此坊 民,民犹薄于孝而厚于慈。’” 亦是重视之意。

        “子云:‘取妻不取同姓,以厚别也。故买妾不知其姓,则卜之。以此坊民, 鲁《春秋》犹去夫人之姓曰吴,其死曰孟子卒。’”此处的厚别,元陈澔注:厚其有别之礼。根据句意,似应释为重视这种有别之礼,恐非刘信芳所引述郑注所言“远”之意。

        “子云:‘寡妇之子,不有见焉,则弗友也,君子以辟远也。故朋友之交,主 人不在,不有大故,则不入其门。以此坊民,民犹以色厚于德。’”亦是重视之意。

        《中庸》“ 继绝世,举废国,治乱持危,朝聘以时,厚往而薄来,所以怀诸侯也。”厚往薄来,陈澔注:谓燕赐厚而纳贡薄。

        “故至诚无息。不息则久,久则征;征则悠远,悠远则博厚,博厚则高明。”此处的厚是深厚、笃厚之意。

        “故君子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温故而知新,敦厚以崇礼。”据朱熹注:敦,加厚也。此处的厚应是深厚笃厚之意。

        《表记》“仁者 人也,道者义也。厚于仁者薄于义,亲而不尊;厚于义者薄于仁,尊而不亲。”此处厚意为偏重。

        “子曰:下之事上也,虽有庇民之大德,不敢有君民之心,仁之厚也。”此处厚意为宽厚笃厚。

        “子曰:先王谥以尊名,节以一惠,耻名之浮于行也。是故君子不自大其事, 不自尚其功,以求处情;过行弗率,以求处厚;彰人之善而美人之功,以求下贤。 是故君子虽自卑,而民敬尊之。” 此处厚有笃厚之意。

        “子言之曰:后世虽有作者,虞帝弗可及也已矣;君天下,生无私,死不厚其 子;” 此处厚指偏袒、厚爱之意。

        “子曰:事君,军旅不辟难,朝廷不辞贱。处其位而不履其事,则乱也。故君使其臣得志,则慎虑而从之;否,则孰虑而从之,终事而退,臣之厚也。《易》 曰:‘不事王侯,高尚其事。’”此处厚意为忠厚笃厚。

        综之,“以视民厚”之厚,应为仁慈宽厚或忠厚笃厚之意为佳。

        ③“《诗》云”,出自《诗·小雅·小明》。靖,安定。共,通“恭”,恭敬。好是正直,爱此正直之人。

        释:该章为今本第十一章。孔子说:有国者应该向人民彰显好恶,以便使人民看到你的仁慈宽厚,那么民情就会朴实专一。《诗经》上说:“安静恭谨地居于你的位置,爱好正直之人。”

        三 子曰:为上可望而知也,为下可类而等也①,则君不疑其臣,臣不惑于君②。《诗》云:“淑人君子,其仪不忒。”《尹诰》云:“惟伊 尹及汤,咸有一德。” ③

        ①为下可类而等,今本作“为下可述而志”。刘信芳按:按“述”古读如“遂”,与“类”音近。“等”字从竹寺,而“寺”与“志”音近,“述而志也”当是传钞之讹。该句《郭店》依旧本读,裘按读“类而等也”,裘说是也。

        ②君不疑其臣,今本作“君不疑于其臣”,“于”字衍;臣不惑于君,今本作“而臣不惑于其君矣”,“其”“矣”字衍。信芳按:臣不被君所惑者,为君言行 明确,“可望而知”,可听而明也。君不疑其臣者,为臣类有等差,君尽其材而用之,故不疑也。

        ③简本“《诗》云”在前“《尹诰》”在后,今本错位。“《诗》云”出自《诗·曹风·鸤鸠》,仪,仪容。涂刘按:《尹诰》,《尚书》篇 名 ,今本误为“尹吉”。此章《尹诰》引文,已为今本《尚书?咸有一德》采入。今本“尹躬 ”,当读为“伊尹”。另周桂钿按:尹躬,读作“伊尹”,不妥。尹,是伊尹的尹。躬,指本身,本人。这句话是说伊尹与汤的君臣关系融洽,都有相应的道德。指相互信任,相互配合。蔡沈注:一德,纯一之德,不杂不息之义,即上文所谓常德也。

        释:该章为今本第十章。孔子说:作为君主可以言行明确,一望而知,作为臣子可以明确其等差(君主方能尽其材而用之),那么君主就不怀疑其臣,臣子也不会被君迷惑。《诗经》上说:“善良的君子,他的威仪不变色。”《尹诰》上说:“惟伊尹和成汤君臣,都具有纯一之德。”

        四 子曰:上人疑则百姓惑,下难知则君长劳。故君民者章好以视民欲① ,谨恶以渫民*,则民不惑②。臣事君,言其所不能,不诒其所能,则君不劳③。《大雅》云:“上帝板板 ,下民卒瘅。” ④《小雅》云:“非其止之,共维王恭。” ⑤

        ①今本第十二章。以视民欲,今本作“以示民俗”。按:此处可与上句“以视民厚”相参照,上句中“厚”经考辨释为君主的仁慈宽厚,则此处的“欲”应释为君主的个人欲求。

        ②谨恶以渫民*,民不惑,今本作“慎恶以御民之*,则民不惑矣”。渫,裘锡圭按:该字与《穷达以时》第二号简“?”字右旁相同,似当释为“渫”,《说文》:“渫, 除去也。”李零按:“?”读为“御”。“御”原从水从亡,裘案以为是表示除去之义的“渫”字。案此字从亡,为阳部字,疑以音近借为“御”,今本作“御”。可备一说。

        ③臣事君,言其所不能,不诒其所能,则君不劳,今本作“臣仪行,不重辞,不援其所不及,不烦其所不知,则君不劳矣。” 。刘信芳按:诒,《说文》:“诒,相欺诒也。”上文云“下难知则君长劳”,此则言臣事君,既言其所不能,亦明其所能,上易知臣,如是则君不劳矣。《郭店》释“诒”为“词”,裘按读为“辞”。其实该字可以直接隶定作“诒”。从刘说。

        ④“《大雅》云”,今本作“诗云”,出自《诗·大雅·板》。《毛诗序》:“板,凡伯刺厉王也。”《笺》:“凡伯,周同姓,周公之胤也,入为王卿士。” ”。板板,反常。瘅,今本作“■”(左“疒”右“澶”之右)。《说文》:“瘅,劳病也。”

        ⑤非其止之,共维王恭,今本作“匪其止共,惟王之邛”,出自《诗·小雅·巧言》。《毛诗序》:“巧言,刺幽王也。大夫伤于谗,故作是诗也。”

        陈澔注:邛,病也,言此谗人非止于敬,徒为王之邛病耳。《板》诗证君道之失,《巧言》诗证臣道之失也。

        刘信芳按:(依《诗·小雅·巧言》)盖言失却真诚,则“盟”也好,“信”也好,“甘”也好,徒为欺诈。并非要止“盟”,止“信”,止“甘”(此依竹简“止之”作解),治国之道,全在於王之肃慎而已。竹简本引《诗》云:“非其止之,共唯王恭。”与今本不同,“共”,同也。“共唯王恭”,文从字顺。

        李零按:“非其止共,唯王之邛”,简文“共唯王”与“之”字互倒,今为乙正。

        按:从简本该句的行文来看,陈澔和李零的说法无疑是正确的。简本首言“上人疑则百姓惑”,即君道;再言“下难知则君长劳”,即臣道。后面则是对其的详解。如是,则后面引《诗》亦应分述君道与臣道。而根据《诗·小雅·巧言》内容,所谓的君子,可以理解为臣子。则“非其止之,共维王恭”,就是今本的的

        “非其止共,唯王之邛”,引此以证臣道之失,与上文呼应。只是在止的主语上,根据文意,似应是臣子,而非谗人。因为这里讲的是臣道,如果释为谗人,则不仅仅是讲臣道了。

        释:该章为今本第十二章。孔子说:君主多疑则百姓困惑,臣子难知则君主劳烦。所以君主应该彰显所好以使人民看到自己的欲求,谨防邪恶以便荡涤去人民的迷乱,则人民就不会困惑。臣子侍奉君主,既言其所不能,亦明其所能,上易知臣,如是则君不劳矣。《大雅》上说:“上帝反戾,那么下民就会劳苦。”《小雅》上说:“臣子若非止于恭敬,那么就只会成为君主的邛病。”

        五 子曰:民以君为心,君以民为体。心好则体安之①,君好则民裕之 ②。故心以体废③,君以民亡。④ 《诗》云:“谁秉国成,不自为正,卒劳百姓。”⑤《君牙》云 :“日溶雨,小民惟日怨。晋冬耆沧,小民亦惟怨。” ⑥

        ①心好则体安之,今本作“心庄则体舒,心肃则容敬,心好之身必安之。”

        ②君好则民裕之,今本作“君好之,民必欲之”。刘信芳按: 或据此谓“?”读为“欲”,疑非是。盖“?”与上文“安”相照应,应读为“裕”,宽也。……盖君“好”,民乃得宽松也。从刘说。

        ③心以体废,今本作“心以体全,亦以体伤”。裘按:“废”,简文作“法”,疑当读为“废”,二字古通。今从。另刘信芳按:按“心以体法”与上文“君以民为体”相照应,是谓为君治国之法,本之於民。其行文结构,明显优於今本。或读“法”为“废”,非是。法者,模也,范也。

        ④“君以民亡”,今本作“君以民存,亦以民亡。”

        ⑤“《诗》云”引文,出自《诗·小雅·节南山》,今本还有“昔吾有先正,其言明且清。国家以宁,都邑以 成,庶民以生”。正,《节南山》作“政”。

        ⑥《君牙》,今本为《君雅》,引文今本作“夏日暑雨,小民惟曰怨,资冬祈寒 ,小民亦惟曰怨”。刘信芳按:简文“牙”与《说文》“牙”之古文同。《君牙》旨在说明小民埋怨天气,原因在于夏雨冬寒,以喻民之冷暖系於君王,是君民者可不慎欤!

走之底上面个化字应该怎么读?怎么打出来?

       1. 杨布打狗 文言文答案

        杨布打狗 [古文] 杨朱之弟曰布,衣素衣而出。

        天雨,解素衣,衣缁衣而返。其狗不知,迎而吠之。

        杨布怒,将扑之。杨朱曰:“子无扑矣,子亦犹是也。

        向者使汝狗白而往黑而来,岂能无怪哉?” 注释: 缁(zī):黑色。 评注: 这篇寓言故事说明:若自己变了,就不能怪别人对自己另眼相看。

        别人另眼看自己,首先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不然的话就像杨布那样:一身衣服变了,反而怪狗不认识他。 翻译 杨朱有个弟弟叫杨布,穿着白色的衣服出门。

       

        恰好遇上天下雨,他就脱掉白衣穿上黑衣服回家。他的狗不知道是他换了衣服,汪汪叫着扑过来。

        杨布怒气冲冲地就要打这条狗,杨朱对他说:“你别打它啦,你也可能犯它这种错误。要是你的狗出去时是白色,回来时却变成了黑色,你会不觉得奇怪吗?”。

2. 《杨布打狗》阅读答案(1)解释下列句中的字.天雨,解素衣

        (1)解释下列句中的字.天雨,解素衣.雨:名词用作动词,下雨.岂能无怪哉.怪:对……感到奇怪.(2)解释下列句子.衣素衣而出.(他)穿着件白色的衣服出门去.衣:第一个衣是名词的词类活用,名词活用为动词,穿衣;第二个衣是名词,衣服.迎而吠之.(狗)迎上去(冲杨布)大叫.(3)用“/”标出下面句子的朗读停顿.向者/使汝狗/白而往/黑而来.(4)读了这则故事,你明白了一个什么道理?是怎样悟出来的?这则故事讲述的道理是:人们看问题,如果只注意表面现象,不抓住本质特征,同样会犯类似低级错误.现实生活中,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不变是相对的,变化是绝对的,不能用旧的眼光看待变化了的事物,要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原文中“假如刚才你的狗离开是白色的而回来变成了黑色的,你怎么能不感到奇怪呢?”就提示了这个道理.愿对你有所帮助。

3. 杨布打狗阅读答案翻译句子天雨,解素衣,衣缁衣而反

        原文: 杨布打狗 杨朱之弟曰布,衣素衣而出。

        天雨,解素衣,衣缁衣而反。其狗不知,迎而吠之。

        杨布怒,将扑之。杨朱曰:“子无扑矣,子亦犹是也。

        向者使汝狗白而往黑而来,岂能无怪哉?” 注释 1杨朱,先秦哲学家,战国时期魏国人,字子居 2曰:名叫。 3衣:穿。

        4雨:下雨。 5素:白色的。

        6衣:上衣,这里指衣服。 7缁(zī):黑色。

        8反:通"返"。返回。

        9知:了解,知道。 10而:连词,表修饰,无义。

        11吠:(狗)大叫。 12怒:生气,愤怒。

        13将:打算。 14扑:打、敲。

        15子 :你 16犹是:像这样。 17向者:刚才。

        向,从前,往昔。 18使:假使,假若。

        19岂:怎么。 20无:同“毋”,不,不要。

        21怪:以……怪。 22衣素衣:穿着白衣服 翻译 杨朱的弟弟叫杨布,穿着白色的衣服出门。

        天下雨,脱掉白衣服,穿黑色的衣服回家。他的狗不知道,迎面狂吠的。

        杨布生气,准备打它。杨朱说:“你不要打了,你也是一样。

        假如你的狗出去时是白的回来时成了黑的,难道你能不觉得奇怪吗?。

4. 杨布打狗的课外文言文测评 及答案

        杨朱之弟曰布,衣素衣而出。天雨,解素衣,衣缁衣(zi 黑色的衣服)而反。其狗不知,迎而吠之。杨布怒,将扑之。 杨朱曰:“子无扑矣,子亦犹是也。向者使汝狗白而往黑而来,子岂能无怪矣?”

        翻译

        杨朱的弟弟叫杨布,有一天,他穿了件白色的衣服出门去。天下雨了,他把白色衣服脱下,穿着一套黑色的衣服回家来。他家的狗认不出杨布,就迎上去汪汪地对着他大叫。杨布非常恼火, 拿了根棍子就要去打狗。

        杨朱看见了,说:"你快不要打狗了,你自己也会是这个样子的。假如你的狗出去的时候是白的,回来的时候变成黑的了,那你能够不奇怪吗?"

        (1)衣素衣而出 衣:第一个衣是名词的意动用法,动词,穿衣;第二个衣是名词,衣服。

        (2)岂能无怪哉 怪:奇怪。

        (3)天雨,解素衣:天上下雨,他把白色衣服脱下。

        (4)迎而吠之:迎上去汪汪地对着他大叫。

        寓意当朋友误解自己的时候,不要脑子发热,动怒发火;而应该设身处地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要学会换位思考。

        是这种的不?如果是的话就给个最佳吧!谢谢啦!

5. 文言文《杨布打狗》

        杨布打狗 杨朱之弟曰布,衣素衣而出。

        天雨,解素衣,衣缁(zi 黑色)衣而反。其狗不知,迎而吠之。

        杨布怒,将扑之。 杨朱曰:“子毋扑矣,子亦犹是也。

        向者使汝狗白而往黑而来,子岂能毋怪哉?” 注:现语文七年级下课本中,把原文最后一句改成了“岂能无怪哉。”1.杨朱:战国初期哲学家。

        2.缁(zī):黑色的。 3.素:白色的。

        4.扑:打,敲。 5.无:不要。

        6.犹是:像这样。 7.向者:刚才。

        8.向:以前 9.反:通“返”,凯旋归来。 10.使:假使。

        11.衣:穿着(衣服) 12.怪:感到奇怪 13.雨:下雨 14.衣:衣服 15.岂:怎么 16.而:连词,表转折 17.知:了解 18.去:距离[编辑本段][翻译] 杨朱的弟弟叫杨布,他穿着件白色的衣服出门去,遇到了大雨,便脱下白衣,换了黑色的衣服回家了。他家的狗不知道,迎上去向他叫了起来。

        杨布十分生气,要去打狗。杨朱说:“你不要打狗,你自己也会这样的。

        刚才如果你的狗出去是白的回来成了黑的,那你不同样觉得奇怪吗?” (1)衣素衣而出:他穿着件白色的衣服出门去。衣:第一个衣是名词的意动用法,动词,穿衣;第二个衣是名词,衣服。

        (2)岂能无怪哉 怪:感到奇怪。(形容词作动词) (3)天雨,解素衣:天上下雨,他把白色衣服脱下。

        (4)迎而吠之:迎上去汪汪地对着他大叫。 (5)素:白色。

        (6)缁(zi)衣:黑色的衣服。 (7) 扑:打,敲 (8)犹:像 (9)向:往日 (10)击:击打 (11)反:同返,返回[寓意] 1.当朋友误解自己的时候,不要脑子发热,动怒发火;而应该设身处地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要学会换位思考。

        2.以短浅的目光看到事物的表面而看不到事物的本质,最后吃亏的终究是自己. 3.凡事不能主观臆断,要视情况变化而变化。 4.凡遇是非,务必先内求诸己,切莫忙于责人。

        5.看待事物不能只局限于表面而要透过内在看清事物的实质。翻译] 杨朱的弟弟叫杨布,他穿着件白色的衣服出门去,遇到了大雨,便脱下白衣,换了黑色的衣服回家了。

        他家的狗不知道,迎上去向他叫了起来。杨布十分生气,要去打狗。

        杨朱说:“你不要打狗,你自己也会这样的。刚才如果你的狗出去是白的回来成了黑的,那你不同样觉得奇怪吗?”。

橙子亡缁衣的翻译

       字海释义

       一wa1 地名用字。清远市英德市波罗镇乌田村鸡公~组。

       二过的楚系文字,出自荆门郭店楚墓竹简?语丛、荆门郭店楚墓竹简?老子丙,荆门郭店楚墓竹简?缁衣、荆门郭店楚墓竹简?性自命出以及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1)?衣。从辵从化,行之便谓之~。

《诗经·缁衣》——家庭亲情最温馨

       子亡淄衣

       宋有澄子①者,亡淄衣,求之涂②.见妇人衣缁衣③掾而弗舍④,欲取其衣,曰:"今者我亡缁衣!"妇人曰:"公⑤虽亡缁衣,此实吾所自为⑥也."澄子曰:"子不如速与我衣,昔吾所亡者纺缁⑦也,今子之衣禅缁⑧也.以禅缁当纺缁,子岂不得⑨哉⑨ "

       (注释)①澄子—人名.亡——遗失.缁'(zi资)衣一黑色的衣服.②求之涂一到路上寻找.涂,通"途".③衣(yi易)缁衣—穿着黑色的衣服.第一个"衣"是动词,

       "穿"的意思,读第四声.④援而弗舍一扯着不放开.援,扯,牵.舍,放弃.⑤公—对男子的敬称.⑥吾所自为—我自己缝制的.⑦纺缁一指黑色的夹衣.⑧禅(chan蝉)衣—黑色的单衣.⑨得—合算.(《吕氏春秋》)

       译文宋国有个人名叫澄子,丢了一件黑衣服,到路上去找.看见一个妇人穿一件黑衣服,拉住不放,想扒下她那件衣服来,说:"刚才我丢了一件黑衣服!"妇人说:"先生虽然丢了黑衣服,可是这件衣服却是我自己做的呀."澄子说:" 你不如赶快把衣服给了我,我原先丢的是件夹衣,如今你这件是单衣,拿单衣当夹衣,你难道还不合算吗 "

赤袍和缁衣的区别

       

        原文

        缁衣之宜兮 ① ,敝予又改为兮 ② 。适子之馆兮 ③ ,还予授子之粲兮 ④ 。

        缁衣之好兮,敝予又改造兮。适子之馆兮,还予授子之粲兮。

        缁衣之席兮 ⑤ ,敝予又改作兮。适子之馆兮,还予授子之粲兮。

        注释

        ①缁 (zī) 衣:黑色的衣服。宜:合适。

        ②敝:破旧。予:而。

        ③馆:馆舍。

        ④粲:从米,上等白米,此处泛指美食。

        ⑤席:宽大、宽松。

诗经情话 发掘国学真善美 传播健康正能量

        译文

        黑色衣服真合适,破了还能改新衣。

        你去馆舍办完事,回家给你做美食。

        黑色衣服真美好,破了还能再改造。

        你去馆舍办完事,回家美食作犒劳。

        黑色衣服宽又长,破了还能改新装。

        你去馆舍办完事,回家美食即盛上。

        品析

        这首诗所描述的是家庭亲情关系的温馨。关于这首诗的主旨,历来说法各不统一,有学者认为是描述君臣关系的诗,但这首诗字里行间所流露出的那种温馨的亲情,或许理解成是家庭亲情更为合理。

        这首诗描述了一位温柔贤惠的妻子,给自己的丈夫做了一身黑色的新衣服,让丈夫穿上试了试,还挺合身的。古人讲究的美与我们现代人略有不同,比如现代人以苗条为美,而唐朝却以身材丰腴为美。古人穿衣服讲究宽松大方,认为那即是美的,因而诗中用了 ” 席 ” 来表述衣服的美。望着自己的丈夫穿着这身衣服,妻子内心很高兴,对他说:“还是黑色的衣服好看,你要是穿破了,我又能给你改改,又是一件新衣服。 ” 边帮丈夫穿戴衣服,边叮嘱说:”你去办完事情回家,我给你做你爱吃的饭菜等你回来! ” 这一幕,无论是放在古代还是现今,都是很温馨的场景。

        全诗共三章,采用复沓联章形式,极言衣服的得体。诗中形容衣服的合身只用了“宜 ”“ 好 ” 席 ” ,其实表达的都是衣服特别好。同时又用了“改为 ”“ 改造 ”“ 改作 ” 三个词来描述改制衣服,也是同一个意思的不同说法。每章的最后两句都是相同的。

        全诗的笔调随和,把夫妻间日常生活的细节描述得栩栩如生,同时也将主人公对丈夫无微不至的爱与体贴表现得淋漓尽致。真正的是婚姻生活中的相濡以沫!

版权声明

        本文为九月瑜彤原创解读,由“ 诗经情话 ”(微信号: shijingqinghua )独家发布,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下方 查看更多 ↓↓↓

       赤袍和缁衣的区别:颜色和含义有所不同。

       1、赤袍:赤袍是一种红色的长袍,通常在古代朝廷中,大臣们会穿着赤袍来上朝。这是因为在中国古代,红色被视为吉祥的颜色,代表着幸福和繁荣。同时,赤袍也是官员们的正式服装,体现了他们的地位和权力。

       2、缁衣:缁衣是一种黑色的长袍,是古代士人和官员们的常服。由于黑色代表神秘和庄重,因此缁衣被视为一种礼仪性的服装,适合在庄重的场合穿着。同时,缁衣也是古代读书人和士人的标志性服饰,体现了他们的文化素养和身份地位。

古代服装中不同颜色与礼仪的关系:

       古代服装中不同颜色与礼仪的关系非常密切。在古代社会,不同颜色代表着不同的社会地位和身份,因此,不同等级的人在穿着服饰的颜色上都有严格的规定。

       以中国古代为例,**是皇帝的专用颜色,任何人都不能穿**,否则就会被视为叛逆和僭越。在汉代,**成为了最高贵的颜色,只有皇帝和太子才能穿**的衣服。同时,汉代规定官员的服饰颜色也必须符合其身份等级。例如,丞相的服饰是朱红色的,公侯则是紫色的,而一般官员则是青色的。

       另外,古代的礼仪也与服饰颜色有关。例如,在中国古代,白色是丧服的颜色,因此,穿白色衣服被视为对死者的怀念和对丧事的重视。同时,白色在古代也是纯洁的颜色,因此,在古代婚礼中,新娘的服饰也会采用白色。

       总的来说,古代服装中不同颜色与礼仪的关系主要体现在社会等级和特定场合等方面,不同颜色一般都代表着不同的社会地位以及不同的情感表达。

       今天关于“缁衣怎么读”的讨论就到这里了。希望通过今天的讲解,您能对这个主题有更深入的理解。如果您有任何问题或需要进一步的信息,请随时告诉我。我将竭诚为您服务。